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反派老师的并不遵循读者意愿的点梗之二 【峰霆】 暗涌 上

@关键词:轮,高冷

这篇文是跟读者意愿和非常详细的点梗并不一致,经过关键词捕捉之后,只保留了读者的轮和高冷两个元素,成了一个小故事。而这个故事,大概又是一篇关于爱与救赎的故事。额……@花池香 ,希望点梗的我的爱人朋友们你能喜欢,当然如果不喜欢,作者完全可以理解,这完全就不是同一个故事嘛,么么哒先。最后,本文具有“轮”这个关键词,请具有心疼情节的读者谨慎食用,严重者速度点x。

非真人,仅仅是一个故事。建议配合黄耀明《暗涌》食用。

---------------------------------------------------------------------------------------------

阿峰躺在床上,外面下起窸窸窣窣的小雨,他用手臂挡着眼睛,吞咽下烦乱的呼吸,他揉着头,听到手机发出震动的嗡嗡声。

是Kelly助理打来的电话,告知阿峰,Kelly今天有时间,或许可以约见。

阿峰起身,凉水浇一把脸,随意拿起一件外衣,从墙角拿过一把伞。

Kelly手里的热咖啡还有些朦胧的热气,透过玻璃,看到阿峰下车,伞也没撑,微微挡着头往前跑,清秀又有些学生气。

阿峰的灰色外衣沾了雨,他稍稍用手拍打几下,沾了雨珠的头发滚动着水光。

Kelly请他坐。

阿峰并不算拘谨,坐在Kelly对面。

Kelly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在阿峰看来,看起来漂亮又善良的都是女孩子,值得爱和保护。

Kelly就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子。

她在所有人面前展示她的美丽。

她是当红的女星。清纯又漂亮,笑起来像是风吹在花朵上,美的生动又温情。

阿峰问Kelly,很忙吧?

Kelly回答:还好,签了新公司,最近要拍几部电影,明天就要飞巴黎。

她有些好奇,她问阿峰,为什么总是来找我?助理说你等在公司门口,两个月了。看起来,你并不是我的粉丝?

阿峰笑了。阿峰笑的很浅,或许是羞涩,或许有些莫名情绪。

阿峰说,你也想见我对吗?你认识我?

Kelly蹙眉。Kelly觉得这个男孩,她隐隐约约似乎见过,但无论如何,她都想不起来。

Kelly问他,我见过你?

阿峰低下头,阿峰忽然说,威廉,William,我想要找他。

Kelly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她本来手里还拿着茶杯,几乎有些拿不住。

阿峰盯着她的手,看她的慌乱。却还是平稳的说,他是你男朋友对吗?

没人知道Kelly的男朋友是谁,或许有很多传闻,又或许有很多泡影,也可能很多人与她荧屏相恋又甜蜜,然而,Kelly的男朋友却从不是他们。              

也不再是三年前的他。

阿峰一双眼睛看着Kelly,一眨也不眨。

Kelly盯着他,嘴唇动了动,终于回答了他。

阿峰回家的时候雨停了。道路有些湿滑,阿峰漫无目的的走。他租住的房子不算远,他一步步往回走。路过有一只可怜的狗狗,蜷在巷子里,阿峰买了火腿,撕开包装,放在离狗狗不远的角落。

回家的时候天晚了。

阿峰没有开灯,脱了外衣倒在床上,昏昏糊糊开始发梦。

Kelly穿着绒绒的外衣,戴着大口罩,和毛茸茸的帽子,往小巷子里走。这里的小巷子很悠长,又柔情。Kelly穿成这样,也是漂亮的。

阿峰看到那个女孩子走的很远。

一定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他在水果摊前小小声说,等我以后,也要找个这样子的女朋友。他笑着戳一个芒果,是不是。

不许哦。有个有点好听的男生传过来,有些清软还有点低低的沉,阿峰抬起头,看到一个人弯着眼睛对他笑。

那人的眉毛也是弯的,眼睛也是笑的,嘴里说话都被冬天攒上白气,正笑着盯着他望。

那人的头发都是黑的,瞳仁也是黑的,最漂亮的黑色。

那人的每一样似乎都是最好的。

阿峰看着他,有些发愣,却也笑着问他,为什么不许?

那人眼睛还是笑的,对他说,因为这样的女孩子只有一个。

阿峰看他笑的温柔又果断,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啧了一声,然后拧着眉说,难道是你的?

那人挑了挑眉,笑了起来。

最后只是低下头问阿峰,哪种苹果最甜?

阿峰帮着生病的阿婆卖水果,也不知道哪个最甜,随便指了指,说,也可能是这样,也可能那个。不然都尝尝?

那人就拿着袋子往里面装。

有红的,有绿的。有青涩的,也有熟透了红着脸的。

阿峰看他低头时的眉眼,眉梢眼角,都藏着好看。

梦里巷子变得很黑,越来越黑。

越来越黑。他在黑暗里跑。

他在黑暗里奔跑。

血就在他骨头里燃烧。

那个男孩子站在巷子尾。

月光似乎只照在男孩子脸上,他的眉梢,他的眼角。他倚着墙壁。黑暗并没有穿透他,他还穿着白色的衬衣。

阿峰不顾一切的跑。

男孩子抬头看着他。

阿峰捧着他的脸,男孩子嘴角还有蜿蜿蜒蜒的血。脸上有些淤青。

阿峰抱住他。阿峰拥住他。

他没有躲开。

阿峰抚上他的脸,对他说,别怕,别怕,我来救你。我来救你了。

男孩子对他笑了。

阿峰提着苹果递给他,跟他说,不甜就回来找我。

那人接过,笑着说,我就租在一边巷子里,怎么之前没看见过你。

阿峰挺着腰板,认真说,以后整个冬天我都在这里。

那人眼睛里都有光,认真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阿峰。

你呢?

那人笑着说,William。

William?

你可以叫我威廉。

阳光很柔软,那人一直是笑着的。

阿峰拥着他,他觉得男孩子的手也落在他的后背。

阿峰只慌张的拥着他。

阿峰的心都是乱的,都是碎的。

阿峰只会说,我来救你。我来救你。

那人好似明白了。他同阿峰差不多高,甚至比阿峰还要高一点点,他笑着微微低头。

阿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带着水雾一样的温柔。

他们的嘴唇忽然碰到一起。

阿峰亲吻了他。又或者,他亲吻了阿峰。

阿峰一点都不温柔,他觉得痛。他的心也痛,也甜,像是放在滚烫的糖汁里,包住心。

阿峰紧紧的拥着他。

他终于慢慢的离开阿峰,笑着问他,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阿峰一下子从梦里醒过来。

他的头上已经尽是汗。他的心跳的很快,不知是梦见William,还是因为梦见自己的冒犯,又或者仅仅是因为William的那句话。

天还未亮,阿峰打开灯,开了空调。

他并没有吸烟的习惯,他打开冰箱,里面放着苹果。半夜也不想吃水果,他又关了冰箱,枕着手臂,仰头发呆。

等到天亮了,阿峰关掉灯,忽然有些困意。

但他还是起身,订了机票。

Kelly咬着唇,忽然叹了口气。

她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三年前。

阿峰的眉头越蹙越紧。

Kelly说,想不到他真的够绝情,说走就走,分手也不过一条短信。她将垂下的发抚到脑后,侧着头对个阿峰,脸上还是有笑容的。有些苦涩。

她说,我还从没被人这么狠心甩过。

阿峰低下头,说,或许,他有什么,急事。

Kelly笑出了声。呵呵。

阿峰问他,你知道他在哪儿?

Kelly摇摇头。

Kelly问阿峰,你为什么要找他?你是……

Kelly想不起来。

她对阿峰的印象有些模糊。虽然阿峰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让人很容易印象深刻,但似乎她真的没有任何记忆。

她想,或许是威廉的朋友,而她那时一颗心都是威廉身上,便对别人都没了记忆?

阿峰说:是他的朋友。

Kelly笑了。

Kelly忽然想起来她曾给William最后那一通电话,很久才有人接听,William的声音很低,她笑着问他,是否未醒。

William却低低道,醒了,在想很多事。

Kelly问他,有没有想我?

William那边许久未答,久到Kelly从撒娇变到生气。

William挂了电话。

Kelly在想,他难道还在生气,生气她去拍广告,遇到了骚扰她的色鬼导演?William还为此寻上门打架,后来听说那导演脸上还留了一道疤。

少年冲动,可以为喜欢的女孩子付出鲜血。

也可以说走就走,一句话也不留,狠心如同未曾来过。

人心是不是就这样?

Kelly苦笑。她的心也是苦涩的,曾经的甜蜜,亦也只有苦涩。

阿峰和Kelly道别。

等他走到门前的时候,风吹过他的衣角,他停了停。

他并不是一个多话的少年,他更喜欢安静。

Kelly忽然道:我朋友说曾见过一个很像他的人。

阿峰回过头看Kelly。

Kelly说,你如果找到他,告诉他,他欠我一个回答。

阿峰点点头。

Kelly说了一个地名。

阿峰记在心里。

阿峰问她,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Kelly笑着摇头,她说,他欠我一个答案。除非他回头,我绝不会找他。

阿峰抿着嘴角,最后终于轻声说,若我找到他,我会帮你问他。

Kelly对阿峰挥手。

阿峰对她也挥挥手。

人便走了。再也没有回头。甚至有些决绝。

他知道,Kelly永远都不会得到答案。

他埋着头走路的背影很坚定,又很果断。

Kelly终于想起他。

那个水果店的少年。有时候穿着白汗衫,Kelly走过的时候,他总是低着头,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他的脸,他拿着两个苹果,对Kelly说,送你两个苹果。

Kelly问他,两个?

那个少年笑的像只调皮的猫,点头说:一人一个。

Kelly问他,一人一个?

那少年挑眉笑着说,你问我?

Kelly的脸红了。她的秘密似乎被少年发现了。

少年又低下头,好似什么都没说过。嘴角却还是笑的。

Kelly忘记了。

可能这些记忆与苹果都已经被封存了。

是甜的吧。苹果的味道?


评论(1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