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邪恶点梗之第一发 【恭越】死对头

@关键词:强迫,理解,放弃报仇,he

首先对于这个梗,我非常的理解,并且我以为我以为的就是我以为的,甚至坚定不移的以为着,毫无破绽,是的,毫无破绽,请接受反派老师的强行投喂。送给我亲爱的皮毛光滑珍贵、昼伏夜出,亲爱的读者獭兔宝宝们,@陈等等不会再等 ,@愿宁儿

-----------------------------------------------------------------------------------------

恭越  死对头

起 

我叫欧阳少恭。是一个背负着宿命的人物。肩负着建立一个美好世界的坚定信念,生活在一个叫古剑的奇怪世界里。

我的生命长久并且孤寂,身边的人分分合合,诞生逝去,久别无相忘,新愁换旧人。

但我并没有因此消沉,在漫长的生活中,我树立了坚定的理想,构造了一个属于我的美好国度。

然而。

自从我建立了这个理想,未来把握在手中之时,我出现了一个死对头。

他长相一般,身材麻麻,武力值也很马马虎虎,名字也很复杂。

他叫陵越,咄咄逼人的陵,纠缠不休的越。

本来他并不是我的死对头。

说来话长。

是的,长相一般,武力值也麻麻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的死对头呢?

然而。

在我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错误决定后,我的人生就此改写,陵越也正式从我的不顺眼榜单脱颖而出,成为我唯一的死对头。

这个故事要从我的宿敌讲起。

我有一个宿敌。

是的,没错,我真正的宿命敌人,我的宿敌,是个长相也一般,身材麻麻,头上有一道中二红点,武力值更加马马虎虎的中二少年。

他是一个中二少年,名字也非常的符合他的人设,他叫百里屠苏。

他身上有我的一半灵魂。

这决定着我们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要把灵魂给对方,当然,我并没有责怪他拿着我的灵魂,我只是决定先杀了他。

但首先我要把灵魂拿回来。

于是我决定接近他,欺骗他,得到他的信任,然后拿到我的灵魂。完美。

然而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我的死对头上线了。我的死对头是我宿敌的师兄,也是我的宿敌变得中二的始溺爱者。

我的死对头冲在第一线,阻止我那种我宿敌的同时也是我的灵魂。他百般阻挠,是不是拔剑相向,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每当我想要下手的时候,我的死对头就会biu一声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大喊:不许伤害屠苏。

你听。

不许~伤害~屠苏~

我曾经一度认为我的死对头过于矫情,对他嗤之以鼻。

直到有一天,我莫名的改善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为了拿回我的东西,我成功的潜入了天墉城。

我的宿敌和我的死对头就生活在这里。

我成为了我宿敌的师弟,同时我的死对头也就成为了我的大师兄。我必须要亲切的称呼他,陵越大师兄。

然而,这对于我骄傲的反派心理是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用法术改变了他对我的称呼。

当他称呼我少恭的时候,我将“少恭”替换成“好哥哥”,毕竟我比我的死对头年龄大,生理心理,各个方面都大。

于是我们的对话就变得顺耳了许多。

“大师兄,我去陪屠苏练剑”

“去吧,少恭(好哥哥)”

“大师兄,我去后山。”

“不要擅闯后山!少恭(好哥哥)”

久而久之,我觉得我的死对头也有些可爱。

这是个危险的念头,我终止了这个无聊的法术。

直到有一天,我的死对头发现了我的企图,集合了全天墉城的人下山找我和我的宿敌。

我非常生气。

我对他们说,陵越,一个长相一般,武功麻麻的人,为什么来找我,拉低我的boss值。

他狂热的追随者也非常生气,那个姑娘非常诚恳的指责了我:他长相一般?他是我们天墉城最雪白干净的美男子。

于是我耻笑了整个天墉的颜值。包括我的宿敌,当然还有我的死对头。

然而我的死对头拿一把剑,穿上俏丽的蓝色衣服,站在我面前追问我,我的宿敌他的好师弟在哪里。

呵呵。

我当然不会说。

当然我也并不知道。

我的宿敌长腿,会动的,我怎么知道他和他的腿会跑去哪里。

当然无论知不知道,我当然也不会说。

于是我的死对头对我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纠缠和纠缠,和纠缠。

他每天在我住的地方,拿一把剑。堵我。

导致我都没有办法找到我的宿敌,和我的宿敌打架。我每天在我家里炼药,专心研究手办制作。

这被我的死对头知道了,果然,他谴责了我,对我的敌意更深了。

又直到有一天,boss集会。

我的并不是好朋友我也并不欢迎的两个朋友来我家参观。

我们不咸不淡的谈论了一下各自的理想。

这个时候我的死对头又堵在我家的大门。

玄霄发现了他,马上挑起来争端,对我说,门口那个看起来长相麻麻,武力值也麻麻的人,难道就是你的死对头?

我非常生气。

我非常愤怒。

我谴责了玄霄,我质问玄霄:他怎么长相一般,他是全天墉城最雪白干净的美男子

玄霄哼了一声。沈夜一声不吭。

于是我们三个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的死对头进来了。

果然我的死对头是来帮我的。

因为他是我的死对头,并不是其他两个人的死对头,那两个对他来说只是两个陌生人,而我是他的死对头,所以他选择了帮助与他关系更为密切又亲密的我,他的亲密死对头。

然后他果然不堪一击。武力值麻麻。

我还要分出精力帮他。

于是我也没有打赢。

甚至被那两个反派人物嘲笑了我的理想手办国。

我很伤心。

我的死对头擦干嘴角的血,来扶起我。

我当时可能有稍微一点点可怜。被打的有点伤。

稍微,一点点,稍微一点点。并不。

并不。

我问我的死对头,你觉得自己长得是不是很好看?

他想了想,告诉我:如果这样能安慰你,我觉得我长得的确很好看。

我觉得他说的对。

我又问他,我的手办国,怎样?

他想了想,告诉我,其实如果抛开一切伦理道德和人性,我的手办国很有想法,很立体。

他安慰我,告诉我不要伤心。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死对头人还不错。

他的长相也更加雪白干净美丽。

然而他又说,但他有伦理道德和人性,所以他决不允许我建立我的手办国。

我还没来得及发火。

三分之一柱香时间之内

我的死对头说,如果你非要建立一个手办国,可以把我做成手办陪着你。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

我们良久无言。

我的死对头还有漂亮的睫毛,微蹙的眉头,和完美的脖颈曲线。

我终于问他:你知道我会对手办做什么吗?

他摇摇头。

他头摇到一半,就被我定住了。他保持了侧过头对着我的姿势。

我说过了,他的武力值麻麻。

我把他抱进了我的房间。

然后带他做了一些很快乐的运动。

从此之后,我们的死对头关系得到了改善。

我们从双方面单纯的死对头关系,变成了他单方面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关系。

我发现,他的脾气也麻麻。

我发现了他的缺点。

坏脾气。

他之前隐藏的很好,现在暴露了。

他对我喊打喊杀,一点都不正派。

我觉得很委屈。

我带他做运动的时候,我还非常体恤的按照正派人物的做法,入乡随俗,点上蜡烛,放下纱帐。

还给他穿上正派人物漂亮的大红衣裳。

全天墉城最正派公正不护短脾气好雪白干净的禁欲大师兄美男子。

当时正躺在我的床上。

被我慢慢解下发带。

打开衣服,解下腰封。

听他骂人的正派腔调。非常的有画面感。

放肆!

胡闹!

住手!

我才想起我的手办是不会说话的。

然后我就让师兄不能说话了。

我亲吻了我的死对头,堵住了他的嘴。

我慢慢进入他身体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脆弱,非常的温柔,非常的好看。我决定再也不说他是个长相一般的人。

他是个甜蜜又禁欲的正派角色。

而我是个坏蛋,是个坚强又直白的反派角色。

天生一对。

绝佳的死对头。

他搞到我有点心猿意马。

有一点点把持不住的乐不思蜀。

可耻的正派人物,糖衣炮弹。

导致于很长时间我都忘记要找我的宿敌要回我的一半灵魂。

导致于我的宿敌都主动来找我了。当然据说他要找他师兄。

然而我由于常年和死对头你死我活,我们经常碰不到一起。

总之,我没有时间和我的宿敌打架。

因为我的死对头有点恨我,我需要拿出时间改善我们的关系。

让他更恨我。

我经常和他一起做运动,当然都是他不愿意的情况下。

这样我们的死对头关系就变得更加稳固了。

直到有一天我跟我的死对头说,在我们展开这一场厮杀之前,我必须要说,我暂时不能去找你的师弟打架了要灵魂了,让我们抛弃别人的恩怨,注重我们自己的恩怨好不好。

我的死对头良久沉默,问我,那你没有我师弟的灵魂,大概还能活多久。

我掐算了一下,不无遗憾的告诉他,大概只能活我的死对头也就是他这么长的时间了。

真是遗憾,本来我每一样都比他长,比他大的。

我的死对头出其不意的没有发火,他对我说,那我们岂不是要当一辈子死对头。

我觉得他可能说准了。

于是我决定让仇恨来的更猛烈些吧。

于是我迫使他一夜没睡。

第二天我的死对头连砍我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我给我的死对头做了早餐,等他睁开眼的时候,我想,新一天的厮杀又要开始了,他今天如果没有力气,我要不要躺在他身边,让他近距离攻击我呢。

真是一个难题呀。

End


评论(52)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