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超瀚霆 秦bill】 伪3P+攻心计+龙虎斗 八心八箭大H 上

何瀚喝第三杯酒的时候,来人对着秦生耳语,秦生低下头,用一块软巾擦了擦手。

等不得别人引荐,有人推开门,一方合体西装,雅致洒脱,笑得七八分骄傲,对秦生说,秦总,别来无恙。

秦孝天站起身,伸手,笑道:项总,久不见君,还是风度翩翩,不请自到都潇洒。

项允超轻轻握手,笑道:听说何氏的何总在,我总也想见识一下两位风采。

何瀚放下酒杯,也起身,对着项允超笑道:项总如真是如此,少不得何氏下次开桌,连同允杰一聚。

项允超笑起来。低声道:兄长如不是太忙,该是天宇来开。

几个人便寒暄着再坐。

何瀚酒量浅,身体也不算康健,再饮酒就是半声轻咳半面红,眉梢眼角都藏着醉。

项允超看的的趣,同秦孝天道:原听说何总不好饮酒,今日瞧见,真是给足秦总面子。

何瀚却道:你未同我饮过酒,又听谁说起我的酒量?

他虽然说着,嘴角却带着笑,眯着眼,已半醉。

秦孝天却笑道:项允超是什么人,恐怕这天一楼今日谁在坐谁在卧都清楚的很,更别说知道何总酒量。

他说着点头叫人给项允超满酒,眼光倒是对着项允超一烁。

项允超倚着头,压在柔软椅背,绕一下发酸的脖颈,轻轻叹口气。

如这席间几人有一人能被称上纨绔,少不到项允超要被先提名,他年岁算小,偏偏他也不在意,还要说句当仁不让。

项允超道:怎么比得过秦总。我也只是听说罢了,谁不知道,在坐,在卧,都是秦总说了算。

他撑起腰,对着秦生一眼的了然。

何瀚倒也没有对两人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说上一句,他酒量浅,反倒是这时候端了一杯酒,小口压过舌尖,烫入咽喉。

刚饮了半口,叫一旁服务生,换酒。

秦孝天笑道,项总来得晚,少不得要罚一杯。

项允超更笑,那就罚何总这杯如何?

何瀚笑着问他,这酒我喝了一半,项总也没得半点厌弃?

项允超接过,反而问何瀚,何总知道我有些洁癖,倒是细腻心思,体恤倒我那心窝。

何瀚轻笑一声,道:说不得体恤,一杯酒算得什么。

项允超一饮而尽。

秦孝天问道:何总的酒喝的可是甜的?

项允超笑,道:非但甜的,葡萄味。还是82年的葡萄。

何瀚笑起来,道:82年的红酒倒是好东西,82年的葡萄恐怕要吃出人命。

秦孝天也笑道:恐怕项总最爱就是呛口的甜味,越呛越甜。

项允超对秦孝天举杯,表示完全对味,笑道:敬秦总。

三个人言语几句,何瀚换了红酒,又聊了数句,何瀚略觉头重脚轻,飘的厉害,便也称醉,倒先走。秦孝天并未挽留,差人送他。

项允超看着何瀚,只对秦孝天道:何总这酒量如何?

秦孝天笑道:总以为来了怜香惜玉的主儿,怎么方才看他换了红酒,倒是对他下起手来?

项允超笑道:美人微醺,才是风景。

秦孝天也道:何总风流不凡,若他听得背后被项总叫美人,少不得发起脾气。

项允超反而道:秦总被何总发过脾气?

秦孝天笑起来,道:恐怕项总是不会知道答案了。

等到项允超和秦孝天再饮几杯,自己也头脑晕沉,总觉得有些昏沉发热,对着秦孝天道:酒也喝了,人也到了,我找的人可在?

秦孝天笑道:项总此刻才说,是不是晚些了?

项允超看着秦孝天,越是有些急了,越是有些热了。

等那服务生搀着项允超到楼上客房,将那房间打开,轻轻拉上。

项允超解下领带,听到里间有窸窣作响。

再往里走。

身上捆着麻绳,嘴里绑着布条,衣服倒是利落干净,一双眼已经恶狠狠对着项允超来了。

除了陈霆还有谁?

项允超呵呵笑着,几步走到陈霆身边,站在他正面,对他道:哟,稀客啊,这不是霆哥吗?

陈霆看着项允超此刻全没有平时风度,尽是酒气痞态,脸上泛红,瞥了眼瞧都不瞧。

项允超看他扭了脸,反倒笑起来了。

他特别去捏了陈霆的脸,陈霆的下巴尖都是酥的,从手指头往上传电流,项允超捏回来,道:怎么不说话?

才想起陈霆嘴上还绑着布条,给他从发根处解开,盯着陈霆那双凌厉的眼非要看穿。

陈霆一松开,就道:项允超。

项允超笑着问:今天霆哥也是来和天宇争地皮的吗?

陈霆憋着一肚子火,不打算和醉汉饶舌,只道:先放了我,我们有话慢慢说。

项允超道:那可是秦孝天绑你来了。你去找秦孝天,叫他给你解开?谁绑你谁给你解开,多公平。

陈霆已经不能忍,对项允超骂道:不帮你就滚!从这个门里出去。

项允超道:怎么滚啊,你看我滚,你要先躺下看才对。

他说着去拉陈霆,陈霆给绑的结实,手还别在椅背上,项允超一点点给他松绑。

陈霆还没想等松开用哪只手打项允超脸上,就听啪嗒一声,项允超手铐已经给他铐住了。

项允超拿着一张字条,小声读出来,上面是秦孝天漂亮的字,不客气。

陈霆骂道:王八蛋!

项允超点头道:对,秦孝天是个王八蛋。

陈霆道:项允超,王八蛋!

项允超抱起陈霆,轻声道:看王八蛋力气大吗?

陈霆翻腾着,捆的久了身上还麻痹着,怎么是项允超对手,被他紧压在在怀里。

等腰磨在项允超腰上,顶的陈霆激灵,只道:你?!

项允超才道:忘了告诉你,你嘴里的那个王八蛋秦孝天,给爷我下了点药。

陈霆整个人都要炸起来了!

项允超抱着他往床上走,走到大双人床前,还没放下陈霆,人先笑了。

问陈霆,你怎么不告诉我,秦孝天把何总也放来了。

何瀚躺在一侧,睡的香甜。

或者说,醉的香甜。

*

Bill不是太喜欢何氏的红酒。

秦孝天倒觉得还可以。

Bill不喜欢知道太多,不过他来之前,遇到了项允超,项允超车开的飞快,几乎逼着交通灯跑。等到他下车,Bill看见他随意的整理领带,慢的慵懒又洒脱。

Bill反光镜里看他,嘴角勾起一丝笑。

秦孝天问Bill,见过何瀚?

Bill道:何总身体乏些,和我见面倒是机会太少。

秦孝天笑道:有机会引荐给你?

Bill摇头,道:等何氏的红酒好喝些了,再认识也不迟。

秦孝天道:何氏积重难返,你等他不如等我开酒庄。

Bill笑道:秦总可别总对我开这样玩笑,你们几个大老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手段都是通天,让我听了什么商业秘密,我又最喜欢讲出去,何瀚找上门来,我要怎么辩解。

秦孝天道:何瀚可不是温吞人物,要是他找上门来,怕你也吃不消。

Bill却端着一杯酒,笑道:他不是温吞人物,难道项允超是?

秦孝天推给他那一杯茶,思索道:项允超。他可是齐人之福。

秦孝天笑着,自己举杯,浅尝了一口。

他给Bill道:还不错,尝尝?

Bill亲过去,舌尖翻滚着一点清茶,还是亲了一嘴淳厚的清香。

秦孝天笑道:酒我刚才已经咽了,你这一口是不是占我便宜?

Bill笑道:哦?那你想怎么样?

秦孝天道:让我占回来啊。

翻云浊浪。好生快乐。

*

拳打脚踢。然并无用。

陈霆已经在床上翻出几朵浪花。再大点的床,就是海啸。

项允超左边蹦着陈霆,右边躺着何瀚。

陈霆活的,捆着手,床上翻,和市场里最新鲜的脱水鱼鱼并无差别。

何瀚软的,闭着眼,蹙着眉,和壁画上出尘的贵公子哥哥也无差别。

项允超难得静下来,端详。

何瀚自然是睡的沉,被项允超温柔玩味眼光盯着看。

陈霆就不一样,一双眼恶狠狠瞪着项允超,项允超看过来,他喊:滚,不然我砍死你。

项允超问他:你现在用什么砍啊?

陈霆喊:何瀚,醒醒!何瀚!!!!!!!

项允超觉得好笑,说:何瀚睡着这么沉,你可喊不醒他。就算现在我亲他,他都醒不了。

陈霆骂道:混蛋!人渣!

项允超俯下身,轻轻亲在何瀚的嘴唇,何瀚的嘴唇微凉,一碰还有点酒香,项允超亲的有些痴迷,竟然有些舍不得,慢慢俯下身,一点点吻何瀚的唇角,每一处香甜都是软和醉,诱人入骨。

陈霆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事,但从未有人在他面前,一张床做这样事情,真是气的心肝狂跳,胃里也酸胀难忍,骂道:项允超,真是畜生!

项允超没有理他,和何瀚越发缠绵,手便落到何瀚身上,解他衣扣。

陈霆翻在床左侧,往下用力,扑通一声落下床去。

项允超看他翻出花来,也忙自己。

秦孝天这个人,也太阴谋算计,连药都给自己下了,也算顺水推舟。先不说捆好的陈霆,还附送何瀚一枚,灌好了酒躺在床上,反倒叫他这样乐的消受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照单全收,以谢诚挚。

陈霆人都滚到床下,嘴里还是不安生,气的难受,终于骂出几句脏话,对着项允超全是恶语。

丢你。丢你全家。

陈霆手里没刀,口中有刀。

丢你老母,刀刀见骨。

项允超恼了。

项允超终于觉得,一定让陈霆这张嘴里冒出些好听的话才够味。

陈霆。


评论(2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