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峰霆 项允超xMike 许诺x薛可勇】 打不死

两个小强的故事。打死我也不说,打死我也只爱你一个的故事。

2、

据许诺回忆说,项允超那大长腿!

薛可勇说,然而许诺的眼根本就没离开项允超的脸。

据许诺回忆说,项允超那小白脸!

薛可勇说,然而许诺当时带着墨镜。

据许诺回忆说,项允超那魅力如陈深的小嗓子。

薛可勇问,陈深是谁?

许诺说,是我的艺名,你管得着吗?

两个人要打架!

项允超穿着笔挺的灰色西装,缓慢下车。

Hey。

他对着MIKE笑。

MIKE本来走在离项允超很远的地方,项允超的声音飘飘忽忽传过来,等MIKE抬头的时候,项允超已经离他很近了。

项允超嘴角挂着笑,对着MIKE说,好久不见了。

MIKE只晕乎乎说,是啊。

项允超看了一眼薛可勇,薛可勇眉梢眼角还带着血呢,正和许诺瞪着眼,许诺一脸无辜的看着薛可勇。

项允超问道:你的朋友还好吗?

许诺说,被人打了,看他脸上血还没干呢。

MIKE对项允超道:流了好多血,我给他上药了。

薛可勇自己说,没事,一点小伤,擦破点皮儿。

薛可勇才不会说自己挨了怎么一板砖。

许诺说,我看见了,狠狠一砖头,砸脑门上,的亏是人,要是个兔子,这头砸没了。一定没有了。

薛可勇炸了。

薛可勇说,你看见我挨揍了,你怎么不来帮我?

许诺说,我给你买药去了……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瓶云南白药。全新带标签未开封。

薛可勇气的说不出话。

许诺又说,人太多了,我挤不进去。

薛可勇气的要发抖。

项允超听他俩说的对口整个人都在发蒙,最后得体的问许诺,很多人打他吗?

许诺想了想,问项允超,你挤过公交车吗?

项允超摇了摇头。

许诺说,那你就了解不了了。

项允超说,我带你朋友去看医生吧。他看起来很严重。

MIKE看了看项允超后面跟着那个漂亮女伴,那女伴的眼睛一会儿落在许诺身上,一会儿落在项允超身上,根本没瞧MIKE一眼。

也没有瞧薛可勇一眼。

许诺不怕死的拉着薛可勇对着女伴就过去了。

许诺说,漂亮姐姐,你看看,严重不严重。我这么帅气的弟弟,给打的能去唱关公了。

女伴不得不直视薛可勇了。

薛可勇没有发作。

女伴轻轻碰了碰薛可勇的脸,露出了怜爱的神色,问,弟弟你疼不疼。

薛可勇抽了一口气。

最终薛可勇还是摇头,说,要是别人被当成我打,一准打坏了。

许诺说,谁还能存心打别人啊,哪有那么坏的人啊。

薛可勇气呼呼对着MIKE说,你看他,我们长得这么像,不存心要打错了呢。

许诺说,也对,要我我就去打这个软软的弟弟,砸他的店,让他做不了人。

项允超本来还笑嘻嘻的看他俩折腾。

听这话,脸上的笑没了。就冷着眼看许诺。

项允超悠悠来了句,砸谁?

许诺被项允超盯得发毛。

许诺哭丧着脸,拉着女伴小心翼翼问,我刚才说砸谁?

那女伴没有理许诺。

MIKE接话说,你没说砸谁。你砸也砸不了谁。

许诺这才缓过来,喘口气,就是就是。吓我一跳。

项允超的视线从许诺脸上落到薛可勇脸上,又落到MIKE脸上,最后才落到女伴脸上,说,他朋友伤的挺重,我带他们去医院。叫司机来接你?

女伴笑着说,弟弟伤的这么重,别管我了,我叫个车先走。有事给我电话。

项允超点点头。

那漂亮的女伴居然转身连电话没打,拦了辆出租车,上车。

远远地对着项允超挥挥手。

项允超也对她挥挥手。

许诺表情肃穆。一脑子棋逢对手。

MIKE倒是没怎么在意。他去拉薛可勇,问他,你好些了吗?

薛可勇摇头。

项允超拉开车门,叫薛可勇上车。

薛可勇拒绝。

薛可勇说,你带着他走吧,去找找他的店还有吗,估计这会儿人不在,店砸没了。

项允超问,为什么要砸他的店?

薛可勇说,他长得像我。

许诺附和说,没错,可勇这次碰到的是硬茬。砸他的板砖都是找建材店拿的抛光的。

薛可勇马上瞪着许诺,道:信不信我买一车,把你宿舍门给你封上。

许诺道:别别别

许诺戳他一下,笑嘻嘻道:我晚上有演出,西校区礼堂,英伦专场,来不来,不收你钱。

薛可勇甩开他手,扭头走了。

许诺在他身后,说,别不高兴,不然我收你钱好不好。

两个人本来吵的要死,这会儿,一前一后,薛可勇带头,许诺离他两步远跟着,反倒走了。

留下MIKE和项允超。

画风就突变了。

这时候仿佛正是个下午,带着细细碎碎的阳光。几乎也沾了七八分的黄昏。

项允超的灰色西装也沾着半有半无的明亮,他的每一根头发都是温柔的光彩,带着风吹在树叶上滚动的波浪。

项允超离着MIKE很近。

他呼吸的时候都有浅淡的温柔气流。

MIKE睁着眼睛,撞上项允超似有似无的笑。

项允超问,你的朋友真的没事吗?

MIKE垂下眼,道:被砸到头了,肯定疼坏了。他皱着眉头,黑发在阳光下闪着柔软的光。

项允超看着MIKE,说,这么坚强啊。

MIKE本来想笑,想想又笑不出来了,一双眼看着项允超,眨了眨,说,我应该去看看他。

项允超想起了什么,对MIKE道:先去你店里看看。

两个人坐在车上,项允超看着MIKE整理好外衫,系上安全带。

安全带的锁扣有些问题,MIKE拉拽着不得其门,居然压不进锁扣。

项允超轻声笑着,问他:胖了?

还没等MIKE回答,就拉过那条有些倔强的系带,轻松按下。

MIKE有些红了脸,答:没有吧。只是……

项允超凑近他,问他,只是什么?

MIKE回答不了,MIKE想,不然我想八个理由,再思考一下哪个更合理,除了胖之外的理由,比如,项允超的车坏了?锁扣坏了?项允超眼睛坏了?还是我自己坏了?

项允超笑着说,只是今天它不配合。

MIKE点头。

项允超哈哈笑起来。

两个人到了MIKE店里,门口放着挂着小黑板,写着:休息一下。

项允超把休息一下拿进屋,MIKE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MIKE的店干净整洁,几个小方桌。

桌上摆着新上的甜点。

MIKE请项允超坐。

项允超问MIKE:新做了点心?

MIKE道:甜的,超级甜的,甜品、

项允超切了一点,问MIKE,为什么这么甜?

MIKE很随意道:忽然想吃甜食。

项允超吃一口,整个人的世界都静止了。

MIKE马上拿来冰水,递给项允超。

项允超大口服下。

项允超笑着说,好好吃。

MIKE说,可我看到你是咽下去的。

项允超问:咽下去?

MIKE切一口甜品,含在嘴里,然后喝一口冰水,一仰脖子,喉结一滚,咕嘟咽了。

项允超笑,说:我嚼了呀。

MIKE说:你嚼了吗?

项允超对着MIKE张开嘴,对他哈气,问他:甜不甜?

MIKE凑近他,项允超看到沾着一点柔软阳光的他的头毛靠近。

项允超用手指戳了一下。

MIKE歪头,一脸咦的表情看着他。

项允超道:别动。

他按着MIKE,忽然把嘴巴凑近MIKE的闪闪发亮的头发。

项允超想咬他头。

咬头发。

好可爱。

MIKE不明所以,说,干嘛?

项允超撤回嘴巴,然后说:太甜了,牙疼。

他捂着半边脸,MIKE圆滚滚的眼睛正盯着他看。

MIKE的脸红红的,像是小苹果。

项允超才想起,他好像真的有事情找MIKE,而不是看着红苹果发呆。

项允超问:我哥是不是来订了甜品?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