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贺岁2015系列 十宗肉之三监狱梗 恭越衍生 苏少阳x阿ben

微慎入。肉。监狱梗。雷此设定者慎入。角色cp非真人

监狱梗是肉梗里的爽文一派,其中经常混杂着欺压凌虐强强等标签,鼻血横流虐恋情深不在话下,简单粗暴直接是监狱梗给人的最直观感受,今天反派老师给大家展示的是监狱梗的新变形,监狱甜梗。甜梗?老师你确定?老师确定。

首先老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纨绔子弟攻苏少阳老师,看到这个名字,你们可能已经想到了,恭越。没错,还是恭越。替更和替更,聪明人和傻仔的故事。恭越衍生人设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脑洞。请记住,恭越肉和反派老师会永远陪伴着你们。

----------------------------------------------------------------------------------------------- 

两个人按住阿ben的肩膀,将阿ben的脸狠狠压在都是土灰的地上。

老枪的脚踩在阿ben腰眼上,鞋底踩着他的腰根,顺着他的腰线碾。

阿ben发出几声呻吟,张着嘴,呛了几口土,脸上都是灰。

按住阿ben的人觉得不满意,使着眼色看阿ben,有人松开他的肩膀,将他的脸拧过来,让他的余光能看到老枪。

老枪道:昨晚叫你去我那,你跑到哪里去了?

阿ben被压迫着,脸涨得通红,嘴张了张,吐出几个字:我在睡觉。

睡觉?几个人呵呵笑了起来。

老枪道:跟谁睡觉?

阿ben想摇头,但被人压着,全动不了,脸上沾了土灰,只有眼睛是亮的,还看着老枪。

老枪道:不说是吧,咱们看看,看看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他说着,脚从腰上滑到阿ben屁股上,踩了几脚,又软又弹,老枪忍不住道:妈的,还挺带劲。

他的脚去勾阿ben的裤子,囚服本来就宽松,老枪连拉带拽,裤子掉下来一半。

阿ben穿着一个乳白色四角裤,露出大半个。

老枪道:还压着干嘛,给他都扒了。

压着阿ben的人就松开手,把阿ben翻过身,一起拽阿ben的裤子。

阿ben一边挣扎一边扑腾,满身全是土灰,大喊着:阿哥救命,阿哥救我

老枪道:阿哥是谁?

阿ben挣扎着,边踢打边喊:阿哥,救我

老枪呵呵几声,道:行,行,阿哥来了,阿哥来救你

说着就压上去,把阿ben压在身子底下,阿ben被两个人按住手,只用脚踢,老枪压着他的腿,手按在他胸口上,压得他喘不过气。

阿ben还在挣扎,老枪道:别闹了乖弟弟,先给阿哥把裤子脱了

阿ben呛着土,老枪要啃他的嘴,被他挣扎着蹭了一脸灰。

老枪狠狠一巴掌抽过去,抽的阿ben歪过头,咳嗽一声,老枪一把拽住,把阿ben内裤拽下来。

阿ben大叫:阿哥救我

老枪道:妈的堵着他嘴,别让他把狱警喊来。

话刚说完,就有人在背后阴阴的来了句:晚了

老枪听这声音耳熟,扭过头看到底什么人在背后说话,苏少阳拿着个餐盘,手里还个饼,冷冷看着老枪。

老枪道:看多久了?

苏少阳道:扒裤子那时候我来的

老枪怒道:看不见干嘛是吧,还是想分一杯羹啊

乘着老枪说话,阿ben一口咬老枪胳膊上,那一口狠的,衣服上一圈血印。

老枪嗷一声,甩开阿ben,抡圆了要再抽阿ben一嘴巴子。

苏少阳捏着他胳膊,从他身后给他拉住了,没抽下去。

老枪骂道:手上有油知道吧?苏少阳你妈b。

苏少阳道:昨天他刚来,今早上就玩这个?你行啊

老枪道:今儿早上?昨晚让他跑了,今儿早上就是便宜他了

苏少阳道:可惜啊,刚才我拿饼的时候把773的打火机给爆了,我怕惹事,说是从你那买的烟,估计狱警这就要来查了

老枪从阿ben身上蹦起来:找死啊苏少阳?

苏少阳懒散道:你能打得过我吗?

老枪气的发抖,但他也知道,这几个人加起来都不够打一个苏少阳,看他这德行就气的他恨不能一转头拍苏少阳脸上。

老枪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有人拿着饼来采石场吃早饭吗?想上他了就直说,别给老子玩阴的

苏少阳挑着眼眉就是笑,道:我想上你。

老枪骂道:干你mb!苏少阳

苏少阳一拳打过去,老枪没躲过,苏少阳一拳打嘴上,脸要肿起来。

阿ben拉上裤子,这时候爬起来,满身是灰,刚要站稳,老枪一个踉跄,正要倒阿ben身上。

苏少阳喊:傻啊,不躲?

阿ben往后一退,老枪磕实了,自己拍土灰里了。

他那两个帮手平时让苏少阳收拾过,没人敢上前一步。

老枪刚站起来,几个狱警来了,喝到:一个个站好了别动,什么时候就来采石场?想干什么!你,你,你,跟我去调查室。

一个狱警指着阿ben,道:昨天刚来的吧?今早上不报到来采石场想干什么,马上给我回去,不遵守纪律别说减刑,加刑就够你一辈子了

阿ben道:我……

另一个狱警道:回去

阿ben点头,自己拍拍身上的灰往回走,刚走两步想起苏少阳,回头看他,苏少阳对他挥手,阿ben顿了顿,人又折回来。

苏少阳道:早饭可能已经没了

他说完,手里那饼塞阿ben手里。

阿ben愣了愣,正拿着,狱警道:773,什么意思,谁让你拿饼出来的?

阿ben又愣住了。

他问:你不是刚才说弄爆了773的打火机吗?

苏少阳点头道:对啊,我把我打火机弄坏了。

他对着阿ben笑了。

阿ben不是很明白,但他也笑了。

他忽然道:其实我……脑子不好……

狱警忍无可忍,道:回不回去337!

阿ben歪头,狱警道:再不回去跟那四个一起拉去调查。

阿ben走了。

苏少阳放回来的时候,阿ben洗了脸,衣服上的土都拍干净了,安安稳稳坐在牢房里等他。

苏少阳看见他,道:没受伤吧?

阿ben摇头,问他:你没事吧?

苏少阳笑道:我在这里都半年多了,要有事早出事了。

阿ben道:那就好。

苏少阳顿了顿,忽然问:知道早上他们想对你干什么吗?

阿ben点头。

他呆呆望着苏少阳,皱着眉。

他忽然道:其实你要是不救我,我也没办法。

苏少阳问道:认命啊?

阿ben道:在牢外的时候也差不多

苏少阳一愣,却道:所以说,长得太好看了就是不好吧?

阿ben又愣住了,他本来觉得苏少阳可能会说点什么,苏少阳只说他好看。这反倒有点让人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心里一点不冷,还挺暖和。

苏少阳拍拍他,道:以后别让人欺负了,至少在监狱这里别让人欺负。

阿ben看着他,苏少阳道:先拿这里的人练手,等出去谁欺负你你还回来。

阿ben愣愣看着他。

阿ben道:我只是给我阿哥当替更。

苏少阳没再问,指点道:那就回去打你阿哥。

阿ben笑了。

苏少阳道:你干什么了,被关进来?

阿ben道:偷窃……在便利店偷了几个蜜瓜……

苏少阳沉默片刻。

苏少阳道:我听说你的刑期是三年

阿ben点头。

苏少阳叹口气,道:估计你这次不知道给谁当替更了

阿ben没懂,问苏少阳:你呢

苏少阳道:我……就……数罪并罚喽……

阿ben看他不愿说,也就不再问。

苏少阳纨绔子弟出身,一身都是坏习惯,在监狱里也不服人,人聪明,身手好,狱警照顾,嘴上手上都不饶人。没被人收拾惨,也算本事。

阿ben和他经常呆在一起,说来也奇怪,从那以后,没人再打阿ben的主意。

直到有一天,苏少阳被狱警叫出去,一天没回来。

阿ben等他等不着,急的吃不下,就在他屋里干着急。

半夜的时候苏少阳给拖进来,阿ben等的困了,门一响站起来,苏少阳一脸血痕,让两个狱警拉着,人放屋里。再锁上。

阿ben吓坏了,看苏少阳闭着眼,道:苏少阳,苏少阳!

苏少阳睁开眼,对他眨眼,道:别喊别喊阿ben。

阿ben不喊了,把苏少阳扶起来,苏少阳深吸一口气,稳住了站起来,阿ben扶着他,他转身倒在阿ben身上。

苏少阳道:咱们去睡。

阿ben想哭,道:你怎么样?为什么他们这样对你。

苏少阳道:因为我犯了很多罪

阿ben却道:你是好人

苏少阳被他扶在床上,道:我杀人、抢劫、盗窃、走私

阿ben道:不可能

苏少阳闭着眼,阿ben拿一个毛巾擦他的脸,把那些凌乱的血迹都擦掉,苏少阳喘着气,道:不信?

阿ben道:不信,我要找他们理论

苏少阳笑了,道:傻

阿ben依旧道:他们为什么打你?

苏少阳道:因为我是坏人

阿ben给他把衣服解开,拿毛巾擦那些汗和血污。

苏少阳喘着气,闭着眼睛,任阿ben给他轻轻擦拭。

阿ben给他擦净了,去洗毛巾,等他走回来的时候,苏少阳正看着他,一动不动。

阿ben道:怎么了?

苏少阳忽然道:明天我要走了

阿ben愣住了,他忽然不动了

他却道:去哪儿?不会有事吧?他忽然开始冒汗,开始想最坏的可能

苏少阳摇头,道:我只是出狱。

阿ben道:可是……

苏少阳拍拍床,阿ben坐到他身边。

苏少阳道:放心吧

阿ben精神有些恍惚,说不出什么话。一双清澈的眼睛只盯着苏少阳看。

苏少阳拉了他的手,道:走之前,想犯个罪。

阿ben道:什么罪?

苏少阳道:强奸

他说着,一把拉过阿ben,把他拽到胸前,张嘴就吻上了。

阿ben怕压着他伤口,没挣扎,只抬了抬身体,把给他的压力减小到最低。

苏少阳一手拿住他后背,压自己心口上,阿ben没稳住,直接倒在他身上,给他压实了。

苏少阳吻得霸道,不给他余地。阿ben反倒有些顾忌他的伤,人要往上挣开。

苏少阳给他吻遍了嘴,尝遍了阿ben嘴里的甜味,终于撒手,放开阿ben。

阿ben道:疼吗?

苏少阳叹气道:看样子我非翻个身,你才听话。

他一用力,阿ben倒下去,他翻到上面,一双眼睛都是柔情,紧紧盯着阿ben

阿ben道:其实……

话没说完,苏少阳又来了。

这回吻得仔细温柔,一点一点像是吃糖果。

阿ben本来还看着他,后来投入了,闭着眼,睫毛滑着苏少阳的脸。

睫毛划的苏少阳心里也痒了,道:你就不怕我……

阿ben反而道:其实你根本不用强奸……

苏少阳笑起来。

他真的没办法,捏了捏阿ben的鼻子,道:你啊你啊,怎么那么傻

阿ben垂眼,道:阿哥也嫌我傻,喜欢凶我傻仔

苏少阳道:你阿哥才傻,这么个宝贝弟弟,不知道疼

阿ben看着苏少阳,苏少阳一嘴又吻上来。

没完没了,亲的两个人都喘粗气,身子发烧。

阿ben道:你疼不疼?

苏少阳摇头笑,对阿ben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说:我在用强,你总问我疼不疼干什么?弄得我都找不好角色了

阿ben看他道:以后再说吧,你都伤成这样

苏少阳停了停,道:用强的没商量。

阿ben被他捂住嘴,拽他的囚服,捂住嘴之后阿ben轻轻喘气,呼出来的气都嘘在苏少阳手心。像是小草叶正搔他的手心。

苏少阳热起来,想低头亲他,手还在他嘴上,看他眼睛正巴巴看着自己,心头一热,对着他那眼睛轻轻一吻。

阿ben闭上眼,睫毛碰上苏少阳的嘴唇,更暖更心痒。

苏少阳松开手,把阿ben的上衣脱了,阿ben看他铁了心,自己动手,裤子往下拽,脸都全红透了。

苏少阳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腰上,道:拽这个才对

流氓。

苏少阳拉着阿ben的手把自己裤子拽下来,阿ben想问他疼不疼,嘴刚要张开,苏少阳像是知道他要怎么样,又吻起来,阿ben根本没法喘气。

更别说再关心苏少阳。

热辣辣的空气,带着又热又急的爱和情欲。

苏少阳摸着阿ben,道:说好的用强,但你好像不怎么争气。

他手里的东西又热又躁动,阿ben已经动情。

阿ben道:其实你不用……

苏少阳道:阿ben,等我,等你出去了,就等我去找你。

阿ben喘息着道:你会去找我吗?

苏少阳点头,看着阿ben。

阿ben道:你不会骗我,是不是?

苏少阳摸他的头发,轻声道:不会。

阿ben点头,终于什么都不说了。

苏少阳的手捏着阿ben,他喘的不像样,在苏少阳手起伏间,阿ben忍不住去吻苏少阳,被苏少阳按住了,占据主导。

热情如火,快乐如电。

阿ben在他手里达到最顶峰,人都冒出一层汗,喘的不像样。

苏少阳开拓着,靠近阿ben。

阿ben道:不用管我了。

苏少阳道:既然决定要用强了,我也是要对你负责的。

他笑着,轻轻开拓。

阿ben红着脸,忽然伸出手,去握苏少阳那热烈的火焰。

苏少阳被他激的一喘,阿ben把他那火焰靠近他的身体。

苏少阳道:阿ben

阿ben道:来吧……

他闭着眼,脸却红透了。

苏少阳喘息着,拉开阿ben的手,握紧了,看着他一脸的薄汗,道:其实我第一天见到你,就想这么做了

阿ben道:那你那天为什么不……

苏少阳摸了摸他的脸,道:因为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阿ben睁开眼,看苏少阳。

苏少阳看着他,将热火埋进去。

阿ben有些颤抖,人在喘息着。

苏少阳抱着他,身体交错。

热情如火。

情热如火。

阿ben睁开眼,忽然道:你不嫌弃我……

苏少阳道:你会不会嫌弃我?

阿ben瞪大眼睛,问道:我什么要嫌弃你

苏少阳道:不嫌弃我是个坏蛋?

阿ben摇头,道:不,你既不是坏蛋,我也不嫌弃你

苏少阳笑着吻他。

苏少阳道:你这样子真像个宝贝,藏起来谁也不能看。

阿ben不说话,又闭上眼。

苏少阳轻轻吻他,吻得像是亲吻星星的光。

等情事结束,阿ben睡着了,苏少阳摸他的头,轻声道:ben。

阿ben靠着他,睡的很安稳。

苏少阳道:我的事你想不想知道?

他忽然笑道:我啊,本来是个大少爷,可惜半年前出了车祸,误伤了人。天底下那么巧的事,最巧就是,那人长得很像我,还是个重大任务的卧底。他已经死了。

他道:我只能是他的替更了。

他笑着揉他的头发,道:你信不信?

阿ben闭着眼,脸上却有平和的笑。

苏少阳不知道他听没听到,亲在他额头上。

苏少阳道:ben,等我去找你。

阿ben睡梦里喃喃道:好

阿ben出狱的时候,bill去接他,bill脸上多了一道刀疤,远远看到喊他,傻仔。

阿ben揍过去,看着他笑。

阿bill想骂他,没骂出来,就噎着一口脏话都吞了回去。

秦孝天的电话打来了,阿bill没接,拉着阿ben往回走。

阿ben道:阿哥,你怎么了?

阿bill那口脏话噎的难受,道:傻仔,你最好别说话。

阿ben忽然停住了。

Bill抬头,愣了一秒,张口就道:秦!……

但他马上噎住了,他那样的人,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秦孝天。

那人愣了愣,也反应过来,一双眼在阿bill和阿ben身上看。

最后终于对阿ben道:虽然教你要打你阿哥,但也不至于来真的吧?

Bill后来一直想,他对苏少阳的恨从他说第一句话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跟他和阿ben在一起没有关系。跟他长得很像秦孝天也没什么关系。

哪有无缘无故的恨呢?

                                                                                   END

评论(27)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