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贺岁2015系列 十宗肉之二春药梗 恭越衍生 秦孝天x阿bill

慎入,春药梗,肉章,雷此设定者慎入,角色cp非真人

春药梗有很多衍生,不同的人物性格对春药梗的反应也不同,一样的春药梗可以写出一百种不同的情节,今天肉文作者坚强甜蜜反派老师为大家展示的是耽美同人小说中最原始春药梗和春药梗变形。

阿bill是个可以掌控春药梗甚至占上风的受,不被阿bill捕获,反而控制住阿bill,我们需要一个攻,强攻+鬼畜,所以坚强的作者老师再次选择了雷打不动的恭越,在这里再次重申我的理想,我要你看到恭越肉就想起我坚强甜蜜反派。

 ----------------------------------------------------------------------------------------------

阿bill被人按在桌上的时候嘴角上斜,还挂着放肆的笑,一双眼邪的发浪,盯着那个穿黑西装的男人。

男人轻轻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阿bill。

阿bill头被按在桌上,斜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大老板,想玩新鲜的?

男人优雅的拔开钢笔,握着笔,靠近阿bill。

阿bill不躲不闪,即便被人按着,他也没有挣扎一下,他只是用他勾人的瞳仁看着他,越来越近。

男人长得非常英俊,眉宇还有几分邪气,说是邪气,又更像一种冷酷。

阿bill被他捏住衣领,与他眼神对视,阿bill紧紧看着他,像是勾引,又像是挑衅。

男人的手温暖有力,笔尖游走在阿bill的衣领上,钢笔的笔尖不轻不重,正压着他的脖颈,又痒又麻。

男人写完了字,放开手。

秦孝天。

漂亮的字,字如其人,铁画银钩。

男人终于笑道:秦孝天。

阿bill道:秦老板,你要只想在我身上打个标,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只要你说了,随便写在我身上任何地方。

他被按的有些憋气,说话时呼吸有些喘。

秦孝天道:放了他。

几个按住他的人松开手,他喘着气,站的笔直,看着秦孝天。若是别人可能还能多几分傲气,他像一习抽紧的鞭子,每一个眼神都藏着弯绕的危险与勾引。

秦孝天靠近他,帮他整理衣领,道:抱歉,我只是想看你被人压在桌上的样子,签字这件事,只是无心插柳。

他虽然说着抱歉,却理所当然。

他道:你们都下去。

他的手下便都走了。房间里只留下阿bill和秦孝天。

灯光昏黄,掺杂着迷情和肉欲,阿bill挑着眉,没有动,只看着秦孝天,看,就是一种本事,有人只需要浅浅看别人一眼,就能搅乱别人的心和生活。阿bill就是那种人。

秦孝天拍拍沙发,阿bill靠过去,自然随意,坐在他身边。

桌上放着两杯红酒,秦孝天抬起手,将一杯酒递给阿bill。

阿bill接过去,他的手指修长,轻捏着高脚杯的杯柱,将酒杯靠近自己的嘴唇,他挑着眉,眼睛还在秦孝天身上。

在他那微张的嘴唇就要沾上醇红的酒液之前,秦孝天忽然拦住了他。

他拉过阿bill握着酒杯的手,一枚药片穿过暧昧流动的空气,落入酒杯中。

酒杯里泛起一星气泡,像是掉入了热络的焦炭。

阿bill盯着他,他却笑道:催情药。

阿bill捏着酒杯,道:Man爸没说过这单玩这个。

秦孝天道:怕了?

阿bill道:我不喜欢随便加码的客人。

他有时候很任性,有时候又很有原则,这和他的浪荡一样,都是他的资本。

秦孝天道:那我只好去找别人。

他站起身,道:或许有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可能更有意思。

阿bill盯着他,道:你调查我?

秦孝天道:随你怎么想。

阿bill站起身,盯着他的眼睛,忽然笑了。他微斜着嘴角,将那被红酒靠近嘴唇。

倾斜着,液体流动出迷人的弧度。

喉结滚动。

嘴角沾染醇红的液体。

眼睛都被蒙上一层酒气。

阿bill将空酒杯轻放在桌上。杯座碰出轻微的声响。他又看着秦孝天。

秦孝天转过身,还未坐下,阿bill就已经靠过来。他的手落在秦孝天颈上,一双眼也都在看着他。

秦孝天道:味道还行?

阿bill道:有些甜。

秦孝天道:甜的?

阿bill道:你尝尝。

他的唇便已经落在他嘴上,亲吻着他,舌尖划过秦孝天的嘴角,如同一片忽然落下的柳叶。

秦孝天没有拒绝,与他深深亲吻,任他放肆,他品尝着阿bill的唇角,他的舌尖,他的呼吸。

阿bill激烈冲动又热情如火,他的手勾在他脖颈上,又去吻他的脸颊,秦孝天按住他的头,又去寻他的嘴角。

吞吃入腹。

阿bill的手放下来,解开他的衣扣,将秦孝天的名贵西装解开,毫不怜惜的落在地上,压出褶皱。

秦孝天任他所为。

阿bill的手便沿着他的后背划过,划到腰前,去解他的腰带。

他们亲吻着,秦孝天搂住阿bill的腰,任他解开腰带,再去开解自己的腰带。

两个人推搡着,倒在一旁的床上。

阿bill的身体开始发烫,他的亲吻就变得更灼热,他去吻秦孝天的颈,他的脸,他的嘴角深处,滚烫的热情在侵蚀着理性,这个时候,本就不该有理性。

秦孝天却恶意的轻咬阿bill的舌,阿bill吃疼,反而吻的更深更热,手又落在秦孝天的脖颈,被他压在床上。

秦孝天放开他,离开这个热吻,笑道:你是因为我发烫,还是因为那杯酒?

阿bill水光潋滟的望着他,嘴都漫着红润,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手解开他衣领上扣住的衣扣,问他:你觉得呢?

他拉着他的衣扣,抬头去吻他的脖颈,滚烫的唇混着濡湿的舌尖,划在秦孝天颈边肌肤上。

都是情潮。

秦孝天拉住他的手,任他亲吻,他压着他的手腕,将他双手压在头顶,阿bill的发凌乱在床上,散出迷情。

啪。

阿bill被手铐锁住双手,挂在床边的金属床柱。

阿bill松开这吻,看秦孝天那双英俊透亮的眼光落在他脸上。

他喘息着,道:你果然喜欢随便加码。

秦孝天道:你又不喜欢玩道具?

阿bill的脸已经蔓上红潮,他的耳根都泛着迷人的红。

阿bill笑道:这次我喜欢。

他的手动不了,只能任秦孝天玩弄。

秦孝天捏着他的脸,低下头吻他,品尝他的热烈和滚烫。

阿bill尽情回应。

秦孝天的手按在他已抬起的腰下,轻轻滑动。

阿bill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被他尽数品尝。

秦孝天却忽然松开他,看他眼角飞着红,一双眼斜斜的勾着自己。

秦孝天道:不如玩个有意思的游戏。

阿bill喘息着看他。

秦孝天道:我想知道,这么浪荡的你,有没有纯情的时候。

阿bill笑出声,道:你在夜店里对一个牛郎找纯情?

他笑着,那双勾人的眼睛都笑了。

秦孝天道:你很漂亮。

阿bill仰起头,在秦孝天的视角正好望见他的喉结,喉结在轻轻滑动,他道:像个女人?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勾引,以一种认真都是精心的陷阱,只等你去踩。

秦孝天道:是女人不会有的漂亮。或者我不该说是漂亮,而是魅惑。

阿bill挑着眉,额上出了汗,药效已经开始挥发着他的威力。

阿bill的手被手铐锁住,长腿便勾在秦孝天小腿上,笑着说:那你为什么不赶紧……

秦孝天道:赶紧什么?

阿bill道:干我

秦孝天道:你很心急?

他解开他的衣扣,将他的衬衣全部解开,去轻吻他的颈,他的锁骨,他胸前的那点红。

阿bill呻吟着,将身体凑近他,要得到更多。

阿bill笑道:我就是这样的人。

秦孝天轻咬他的胸前,让他发出更激烈的呻吟。

阿bill低下头,去吻秦孝天的发间,秦孝天的耳角被他吻到,他轻咬一口,牙齿轻轻用力,恰到好处,像是一只小猫玩闹着的轻咬。

秦孝天抬头,看阿bill。

阿bill的额上有汗水,双眼里除了勾引,还有迷乱,药物所致的迷蒙。

秦孝天道:我倒真想看看纯情的你究竟是什么样子。

阿bill笑,道: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我

他更放肆,却道:来啊,你想要的我全都能给你,除了纯情。

秦孝天道:我想要的?

阿bill道:所有。

他磨蹭着秦孝天的腰,腿间那炙热也碰在一起,不给秦孝天喘息和犹豫。

秦孝天道:忘了告诉你,那药很烈,可能比你吃过的所有药都要烈的多。

阿bill流着汗,汗水从他脸颊留到脖颈,滑出性感的曲线。

他道:那你今晚真要狠狠的干我

他的身上都泛着淡淡的红潮,眼睛却不肯示弱,斜着秦孝天。

秦孝天道:不,我偏不会这么做。

他从阿bill身上起身,系上自己的衣扣,端起桌上那杯酒,优雅的轻啄一口。

阿bill挣不开手,渐渐被药效所操控,脸上都浸满了汗水,道:你……

秦孝天举着酒杯,道:我怎么样?

阿bill扭动着身体,只笑,道:真会玩

秦孝天道:没错

阿bill皱着眉,脸上都是情潮,伸出舌尖去湿润自己被烧的炙热的嘴唇,他喘息着,像是被丢在沙漠的鱼。

秦孝天道:这画面真不错

阿bill的发都被汗水浸湿,他磨蹭着双腿,眼睛都已经湿漉漉。

他道:这是什么药?

秦孝天道:受不了了?

阿bill喘息道:热

他闭上眼,身体却在动,在床上荡起涟漪。

秦孝天走过来,拉住他被锁住的双手,忽然低下头,去吻他的手心。轻轻的吻,甚至用濡湿的舌尖去舔弄。

阿bill双手颤抖,发出激烈的呻吟。

他的身体发烫发涨,手心的酥痒窜在他的身体,直冲向他的下腹。

那里又涨又热,煎熬着他。

他道:别走,来我身边

他的眼睛落在秦孝天身上,带着迷茫。

汗水浸透了他的脸,带着勾人的红。

秦孝天道:我忽然觉得这么看着你一晚上,比干你更有意思。

阿bill对他笑,浪荡喘息道:你怎么知道,和我干一晚上不会比这更有意思

秦孝天道:因为你被情欲折磨的样子太好看,我偏偏不想满足你

阿bill被汗湿透了,几缕发丝落在脸上,秦孝天摸着他的脸,道:你像一条掉在水里的鱼。

阿bill抬头去吻他的手,他任他亲吻,又凑近阿bill的耳边,气息落在他那红透的耳垂,一边吻,一边轻声道:热水。

阿bill侧过头,身体开始颤抖。

秦孝天道:你真敏感

阿bill的眼神已经不那样清醒,道:放开我的手

秦孝天笑道:想自己来?

阿bill喘着,笑道:你真不像个男人,或许是你根本不行

秦孝天道:那你又想怎么样?

阿bill道:你若不行……就叫别人来……

他已经难受的要说不出话,他还在笑。

秦孝天道:别人?

阿bill道:刚才按着我的那些人……都来……

秦孝天按着他的腰,道:真想不到,你对自己真是不留情

阿bill笑道:伺候你或者别人、几个人,对我来说,从没有区别。

阿bill对自己并不留情,说出这样的话,似乎他毫不在意,也绝不会刺伤他自己。

秦孝天道:我叫他们一起来干你?

阿bill呻吟道:好啊……来啊……

他嘶哑道:来啊……都进来……

秦孝天笑了。他道:你真要我在你身上看不到一点纯情?

阿bill哈哈笑起来,脸上都是汗,眼睛都没焦距,道:我从没有,我什么时候有过的东西,你为什么喜欢强人所难?

他磨蹭着身体,却丝毫不能缓解那药对他的折磨。

他那双眼睛还在盯着秦孝天,迷惑着他,不放过任何希望。

秦孝天拿起一条红绸,轻轻系住他的双眼。

阿bill挣扎着,被他在后脑打上一个结。

他的汗水都浸染了那红绸。

秦孝天道:现在你的另一样武器也没用了,你漂亮勾魂的眼睛又怎么去看别人

阿bill摇晃着头,却睁不开。

他的手在挣动,发出金属相碰的脆响。

他几乎在崩溃。

秦孝天的手恶意的放在他的腰下,探进他的裤子,握住他的炽热。

阿bill颤抖着,在他手心磨蹭,只轻声道:帮我,帮我……

秦孝天的手缓缓的滑过,轻轻的摩蹭,仿佛能滑过每一分褶皱。

阿bill扭动着身体,道:快,快……快……

他的嘴唇微张,呼吸都在吃力

秦孝天却松开手,放开他,要离开

阿bill道:别走,别走……

他流着汗,只呻吟道:我好疼,我好疼……

秦孝天道:疼?

阿bill侧着头,脸压在床单,脸上都是汗,喘息着道:我好疼,帮我……

那药让他崩溃,让他身体涨的除了需求就是疼痛,刺的他的心都痛

秦孝天俯下头,去看他喘息着的,嫣红的唇,嘴唇烫的如同涂了火。

阿bill感觉到他的靠近,仰头去吻他。

他的唇去碰他的唇,他碰到秦孝天那微凉的唇,正是他渴望解救的源泉。

他没有伸出舌头,只是吻着他那唇角,像是在吻叶片上的露珠,那是他生怕失去的生命之水。

他的牙齿轻咬着秦孝天的唇,直到一用劲儿,竟咬出了血。

他舔着那血迹,轻声道:救我……救我……

秦孝天离开他的唇,盯着他那尽是红潮的脸,终于道:你还记得我吗?阿bill?

阿bill怎么听得清,又道:别走,来啊,干我

他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秦孝天褪下他的衣裤,终于将炽热放在他那痛苦的缺口。

阿bill道:来啊

秦孝天握着他的腰,一下子顶进去。

阿bill猛然仰头,发出一声痛苦又满足的呻吟。

他那沾了血的唇竟也有了苍白。

但他却将腿落在秦孝天的腰间,缠住他的腰,将自己凑近。

血从他的下身流出来,他皮肤白皙,落出一丝刺眼又情色的红。

秦孝天被他缠的紧了,快感混杂着冲动,令他也热起来。

阿bill却道:别走,别走

秦孝天抱着他的腰,将那炽热顶到深处。

阿bill呻吟着,发出满足又痛苦的喘息

秦孝天便动起来,将销魂与冲动遍染他的身体。

阿bill呻吟着,沾血的唇又凑近去吻秦孝天,秦孝天被他咬破了嘴唇,也带着一丝血痕。他竟没有折磨他,凑过去,去回应阿bill的吻。

激烈的情事交错,阿bill浸在汗里,被顶在敏感那处,发出一声满足又销魂的呻吟。

秦孝天便顶到最激烈,令阿bill几乎要哭出来,呻吟都变得有些嘶哑与梗咽。秦孝天的呼吸都有些失控。

待到快到巅峰,阿bill咬住秦孝天的肩膀

秦孝天喘息着,忽然停下来。

阿bill道:快……快……

秦孝天却抽出他的身体,他道:阿bill

他竟然叫他的名字。

他解开了他眼上那层红绸。

阿bill的双眼依旧漂亮勾人,可那眼睛已经都是迷离。

秦孝天又换上那张冷酷又邪气的模样。似乎方才情动的那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道:我忽然想起你还有个弟弟

阿bill迷茫着看着他,身体都是痛和需求,他呻吟着,只有喘息和渴求,那药已逼的他无法承受。

秦孝天拿起一杯酒,举在阿bill面前。

阿bill的视线落在酒杯上。

秦孝天的将一片药品轻轻放在进酒杯里。

阿bill迷茫的望着他。

一片、两片、三片。

秦孝天摇晃着酒杯,又将酒杯放在床边的桌上。

酒杯的气泡浮起,又渐渐归于平静。

秦孝天道:你的弟弟叫阿ben?

阿bill喘息着,说不出话。

秦孝天道:叫他来。

阿bill迷茫着看他。

秦孝天道:我想知道,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不是更有趣。

他竟说了这样的话。

秦孝天道:说不定他喝了这杯酒,会比你还有意思。

那杯酒里有三片药片。

阿bill终于明白,他笑着,喘息着笑道:人渣

秦孝天不置可否,只道:或者今天晚上,你就在这么躺上一晚上

阿bill摇头,汗水浸透了他的脸,身体在逼近巅峰时被放弃,那种空虚与痛苦正吞噬着他,药效正在发挥着作用,给他无尽折磨

秦孝天翻出阿bill的手机,找到阿ben的号码,将手机放在阿bill嘴边。

秦孝天道:你做决定

阿bill闭上眼,他人就像水里捞出来的,像是落在一汪水里。

或许只有几分钟,或许更长,或许更短。阿bill喘息着点头。

秦孝天拨通手机,电话里传出连接的声音。

嘟。嘟。嘟。

阿bill的呼吸更急促,几乎不能克制的呻吟。

在电话即将自动切断的时候,里面终于传来了接通声。

阿ben软糯的声音道:阿哥

阿bill喘息着,凶道:傻仔,这么晚才接

阿ben怯弱的声音传来:阿哥,今晚可不可以不做替更,ben今天好累

阿bill流着汗,骂道:废物,滚!永远别让我看见你,滚回老家去!

阿ben吓得电话都接不住,电话随即传来断线的忙音。

秦孝天听着他们对话,竟没有打断,也竟没有阻止。

他放下手机,捏着阿bill的脸,道:你不想他来?

阿bill断断续续道:他脑子有问题……是个傻仔……这样玩……他会死……

秦孝天点头,道:好。

他端起那杯酒,道:你替他喝。

阿bill挣扎着,他的身体已经很软,但他却拼命摇头,他挣扎道:不……

秦孝天道:怎么?

阿bil摇头,只断续道:我会死……我会死……

秦孝天按住他,将酒杯凑近

阿bill求饶道:不……放过我……我会变成一个废人……不……

秦孝天道:害怕了?

阿bill摇着头,只道:不……放我走……放我走……

他的眼神都迷茫了,甚至有些绝望

秦孝天却毫不留情,捏住他的嘴,将那酒灌进去

阿bill挣扎着,被他灌的连呛带咳,眼角都呛出泪

等秦孝天放开他,只有一个空酒杯

阿bill的眼神有些暗淡,他眼里那些曾经耀眼的光芒都散了,目光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

秦孝天见他收起放荡和激烈,只有一脸的空茫

他放下酒杯,重又压在阿bill身上

他问道:刚才进行到哪里了?

阿bill的眼里忽然流出泪。泪从他的眼里滚出来,不知落在什么地方。

他喘息着,身体却涌着情潮。

比他放荡时更迷人,更绝望。

秦孝天插入他的身体,抱着他,解开他的手铐。

阿bill的手被松开,他难以自控的环住秦孝天,他的身体正在索求,正渴求着解救。

可是他不是已经完了?

秦孝天将他抱起,那炽热便全压进他身体里。

阿bill颤抖着,闭上眼,环住秦孝天。

起起伏伏,他将头压在秦孝天肩膀上,只环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细碎的呻吟。

情欲颠簸,迷离之间,他终于冲上巅峰,秦孝天在他高潮时抱紧了他,感受他身体和灵魂的剧烈颤抖。

等他平静,秦孝天放下他,发现他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

秦孝天看他的睫毛垂下,露出不曾见过的柔软阴影。

他将他的湿发抚起,手指穿过发间。

他笑道:一片安眠、一片镇定、一片解酒药,想不到会把你吓成这样。

阿bill听不到,已经睡得沉了。

秦孝天摸着他高挑的眉梢,道:你不是一点人性都没有,为什么救阿ben?

Man爸第一次看到阿bill被抱出门,她看着秦孝天,拦住他。

秦孝天道:我已经付过钱。

Man爸才见阿bill全身都浸着汗,脸上还透着未褪的红,头发都已经湿透了,他紧紧闭着眼睛,毫无神智。不禁暗暗苦到,阿bill一定被折磨惨了,又暗自后悔为什么要帮阿bill接这单生意。

秦孝天道:对了,他以后不会来这里了。

Man爸道:你说什么?

秦孝天道:屋里的西装里有支票,随便你填。还有一部手机,随便你报警。

Man爸道:你要对他做什么?

秦孝天道:无可奉告。

他抱着阿bill,头也不回的走了。

司机开着车,阿bill盖着一件风衣,安静的睡在后座。

秦孝天的手机拨通,里面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几点了秦大少

秦孝天道:帮我照顾一个人

那人道:有完没完,情债未了还是杀人潜逃托孤?

秦孝天道:他叫阿ben,找到他,对他好一点

那人道:开什么玩笑,你都不知道他在哪儿?秦孝天,你说说,是你不是人,还是不把我当人?……

秦孝天的手机已经挂断了。

屏幕上的项允超随着亮光消失,连同他还没发完的怒火。

                                                                                                             END


评论(50)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