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慎入,强迫梗,一次脑洞,Jimmy X 阿霆,脑洞来源【mv扎职/以和为贵 一丝不挂】,侵删

肉章,唯一一章。强迫梗,雷此设定者慎入。拉郎。角色cp非真人。

脑洞来源【mv扎职/以和为贵 一丝不挂】,无授权,侵删,与mv有部分出入,仅脑洞 。

JIMMY-古天乐  ,阿霆-陈伟霆

---------------------------------------------------------------------------------------

Jimmy握方向盘的手有细微的抖,他自己没有发现。他是个极细心的人,这样的人,连发现自身细小的变化都可以,但这一次他无法分出半分心绪。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刀尖舔血时,他是否会急着去救一个人。

等他下车看到阿霆的时候,他却冷静了下来。他之前所有的变化都被他掩进冰凉的表情里,冷冷的,如同此刻的夜。

阿霆倒在血泊里,身上都是深深浅浅的刀伤,发丝一缕遮过他紧闭的眼,这样的夜里,睫毛也凝着血珠。

他的呼吸起伏,血染红了他的衬衫,浸透他的每一寸肌理。

Jimmy慢慢走过去,扶起他,将他抱在怀里。

阿霆伤口被牵动,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他的眉头紧了紧,双眼挣扎几下,睫毛血珠滚落。

Jimmy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的血。

阿霆倚着他,喘息。终于睁开眼睛,低哑道:是你……

Jimmy冷冷盯着他,并不答话。

阿霆闭上眼,陷入一种短暂的昏迷。

这段路并不远,Jimmy走的也并不慢,他的身上沾着夜色与黑暗,浓稠的如同漆黑的墨。

有些人注定要属于黑暗,因为黑暗就像这夜色,甚至是这无尽夜色里最真实也最真诚的一部分。

他将阿霆安放在一个电话亭,将外套脱下,披在他身上。

阿霆只有浅浅的呼吸,紧紧的闭着眼。

Jimmy回到车上的时候点了一根烟,手里握着电话,屏幕上是急救车的号码。他抽一口烟,手指在拨通键上,却迟迟没有按下。

等这根烟燃尽的时候,Jimmy的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他的手指还在原位置,动也未动。

他忽然掐灭最后一点火焰,抽身下车。

阿霆还倒在电话亭里,闭着眼,被他的外套温柔包裹,抵抗着伤痛和寒冷。

Jimmy俯下身,对阿霆道:阿霆……

阿霆神智飘飘忽忽,头微微动了动。

Jimmy道:阿霆!

阿霆的睫毛颤动,似乎听到了。

Jimmy道:后悔了?

阿霆似乎听到了,嘴角动了动。

Jimmy俯下身,听他说些什么。

阿霆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听不清,隐隐约约,更像是呻吟。

Jimmy懂阿霆这个人,但凡阿霆要做的事,他就一定要走到最后,哪怕跌的很惨,他也会拼着最后一口力气站起来。

Jimmy忽然笑了,他抱起阿霆,不再犹豫。

将阿霆带回家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沾了血,背心上都是一片炽热的血渍,心口也有,温热紧密。

阿霆被他放在地板上。

地板冰冷坚硬,却没有户外刺骨的冷风。

他忽然想起三年前阿霆被他带回帮派,笑着叫他Jimmy哥。他脸颊上有半颗酒窝,笑得时候如同甜蜜的糕点。

他曾见过阿霆穿着学士服的样子,英挺端正,又有几分柔软温柔,阿霆爱笑,笑得风清云静,欣欣向荣。

如今,阿霆却被人叫做霆哥。就像当初阿霆带着崇拜的眼睛,唤他一声Jimmy哥。

他扯下自己的背心,露出坚实的臂弯,甚至不看身上的血,将背心一手拽下。

他靠近阿霆。

阿霆失血过多的唇色有些苍白,恰恰沾了一丝血红,勾的人心都热。

他捏住阿霆的脸,道:既然铁了心混帮派,当古惑仔,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被人砍成这样?

阿霆迷迷糊糊,只有低低的喘息。

Jimmy道:因为你不够狠。

他扶住阿霆的头,看他脸上的斑斑血迹,阿霆身上的每一寸伤口都在痛,在流血,在叫嚣着搏命。

Jimmy解开阿霆的裤子,将那混着血迹的衣衫拽下,阿霆的伤口被扯的生疼,只有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

Jimmy没有顾及,他解开自己的腰带,靠近阿霆。

阿霆的眉头更紧,却睁不开眼,他的神智不清,更不知自己的处境。

Jimmy拉近他,将他的腿分开,炽热的除了血,还有其他,如同钢铁,如同凶器。

阿霆似乎预感到危险,他的眉都紧蹙,呼吸也更急,更迷乱,他的身体在反抗,又无法逃避。

Jimmy的手上沾了他的血,抚在他脸上,看他的呼吸。

他道:阿霆,三年前,你曾说过要做我的人,你以后要成为Jimmy哥的左膀右臂,记不记得?

阿霆没有反应,只有错乱的呼吸。

Jimmy道:知不知道怎么才是我的人?

阿霆的睫毛有些颤动,不知是呼吸的太急,还是精神极度挣扎。

Jimmy一下子将那火热顶入,艰难又决绝。

啊!

阿霆张开嘴,喉咙里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喊,汗水血渍都浸在他脸上。

痛,不仅是阿霆,甚至Jimmy都难以抵抗。

他的额上也冒着汗,他望着阿霆的痛苦,眼神却变得更坚决更狠厉,他忽然抱着阿霆,将那热火全都埋进他的身体。

带着痛,顶入最深处!

阿霆嘶喊着,身体抖成秋叶,瑟瑟颤颤,喉咙里都是极度痛苦的呻吟和叫喊。他还未睁开眼,额上满是汗。

Jimmy忽然想,恐怕阿霆在被砍时,都没有这么痛,这么嘶喊,这样无法忍耐,但他现在却已经再也忍耐不了。

这种感觉,像是一种撩拨,更是一种忽然钻入胸膛的满足。

他抱着阿霆,顶动几下。

阿霆在他身下颤抖,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痛苦的呻吟。

恶作剧一样,他顶的越发大力,全都压在最深处。

阿霆颤抖着,终于睁开眼,被痛苦逼出了半分清醒。

他的眼神没有焦距,只有浸在痛苦里的呼吸和呻吟,刺激着黑暗又焦灼凝固的空气,带着几分强迫和情色。

Jimmy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过他,看他忽然出现的一丝清醒。

阿霆颤抖着,喉咙里都是断断续续的喘息,被他折磨的说不出话,那双没焦距的双眼,不知道在看哪里。

他摸着阿霆的脸,问他:这三年,从阿霆混成霆哥,玩过多少女人,走过多少夜场?

他问着,狠狠折磨着他。

阿霆能回答他的只是呻吟,痛苦又绝望的喘息。

他继续道:怎么上位,又跟过多少男人?

阿霆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他的神智已经不清。

但Jimmy知道答案,阿霆的确玩过女人,逢场作戏也罢,真情实爱也罢,但他的那些过去里,三年的洗练没有叫他成为别人的玩物,他能上位,也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他背上的旧伤疤还混着新血迹,他的刀伤上还盖着新伤口。

除了刀,就是背叛。

阿霆对他的背叛。

三年前,可曾记得他还天真唤他Jimmy哥。

他忽然想到这里,对他更残酷,更似无情。

他将凶器缓缓移出他的身体,在阿霆短暂的轻松下,等他的呼吸变得稳定,他看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

阿霆似乎在慢慢清醒,慢慢的将痛苦全部展现。

他冷笑着,将火热狠狠贯穿他,直达最深处。

阿霆惨叫一声,汗水滚入发丝,和着血迹。

一滴泪,忽然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

Jimmy用手想要擦拭,那泪却滚进他湿透的发丝,冲淡他脸上沾染的血渍。

那泪像是刀子,划在心上一道伤痕。

阿霆的嘴唇动了动,Jimmy俯下身,听他在说什么。

阿霆断断续续,道:为……什……么……

Jimmy知他终于有些清醒,笑着看他,不回答他,只狠狠动作着。

阿霆颤抖着,想要抬起手,可他受伤了,他伤的很重,他已经没什么力气。

Jimmy道:现在你是不是还能像两年前一样,把刀子狠狠捅在我身上?

阿霆的手终于抬起来,想要推开身上那刀割剜骨的痛苦,Jimmy由着他,那样无力,反倒欲拒还迎。

阿霆的手便垂下去,终于闭上眼,只有痛苦的呻吟。

快感越来越强,血和紧致的内里挑逗着欢乐的神经,痛苦和弱势让情色加倍,何不享受那绝望的欢愉与痛苦?

Jimmy抱着阿霆,作弄着他,戏耍着,折磨着。

那个他曾觉得会陪他走很久的小弟,那个聪明腼腆的高材生,那个笑起来曾天真如阳光的男孩子。

三年能改变什么?

他道:原来躺在男人身下的你,叫人这么快乐。

他道:可三年前的我竟不知道。

他俯下头,想要亲吻他。

当他快要碰到他嘴唇的时候,他看到阿霆沾血的脸,睫毛,和藏着痛苦的喉结。

他改变了主意,他忽然咬住他的喉结,如同野兽一口扼断猎物的喉咙。

阿霆今夜所有的坚强都被伤痛和折磨打碎,他臣服在他身下,被迫着,让他成为他的第一个男人。

自尊和坚强都已尽碎。无论是霆哥,还是阿霆。

Jimmy松开他,道:叫我Jimmy哥。

阿霆的眼睛闭的更紧,更痛。

Jimmy道:为什么背叛我?

阿霆只在他身下呻吟,只有痛苦。

Jimmy狠狠折磨他,让他颤抖,让他示弱,让他呻吟。

阿霆没有再哭。

Jimmy低下头,终于亲吻他的眼角,吻掉他的血迹,吻掉那已被痛苦蒸干的泪痕,却再不去亲吻他染血的嘴唇。

今夜,他已决意,若要恨,就将彼此的恨都恨到极致吧。

如要黑暗,那便都沉入无底深渊,永不见明日。

评论(2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