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克己 恭越 现代AU ABO 【第十二章】

12、

元勿带陵越到青玉坛的时候,尹千觞正驱车出门,陵越下车,与千觞的车擦肩而过,千觞似没有想到,停了车,注视着陵越。

元勿提着陵越的行李,跟在陵越背后,陵越并没有阻止。

千觞道:陵越。

陵越回头,目光淡然。

千觞眉头一紧,对元勿道:谁叫你带他来青玉坛的?

元勿小心翼翼,道:欧阳董事。

不是雷炎。

千觞眉头一松,但旋即,又紧了紧。

陵越道:你是……尹千觞?

千觞点头,道:你是在警方的资料上看过我,还是调查过我?

陵越摇头,忽然道:两年前琴川一场爆炸案,我负责疏散,有人不顾危险冲进火场,并解救出一名伤者。

千觞笑了,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陵越道:做好事的人永远不会被忽视。

千觞忽然哈哈笑起来。他看起来是个温暖的男人,但有时候笑起来又有些让人猜不透。

千觞忽然对元勿道:元勿,去告诉欧阳董事,他要找的人来了。

元勿听他的话,人便走了。

千觞道:你来青玉坛是个错误。

陵越道:你为什么在青玉坛?

千觞道:我与你不同。

他忽然看着陵越,沉声道:像你这样的人,如果你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强迫你。

陵越蹙眉看他,道:我想,比起了解我,你更了解欧阳少恭。

一针见血。

没有人可以强迫陵越。

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欧阳少恭。

千觞不再笑,他盯着陵越,半晌,终于道:少恭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会真正了解他。

他忽然拍拍陵越的肩膀,道:我也并不期望你能了解他。他就像一个黑洞。如果靠近,便只能无限靠近,最终被他碾碎。

陵越顿了顿,盯着千觞。

他从千觞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其他的情绪,但他确定,尹千觞是个Alpha,一个纯正的Alpha。

他忽然道:就像你,正在向他无限靠近。

千觞眸光一闪。

陵越道:即便你是个Alpha。

没有人能真正看穿一个人,能暴露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千觞忽然明白,为什么少恭会对陵越有这样的执念,因他们都是强者。因他们细致。因他们不为任何环境所摧毁。

陵越道:多谢你的提醒。

他说着竟自己转身离开,全不在意。元勿还没有回来,他已经走进青玉坛。

他只向前走,他知道,在尽头处,欧阳少恭在等。

但当他走入他所能到的地方,欧阳少恭并不在,元勿也不再,等他的,是雷炎。

雷炎紧紧盯着他,像是看着猎物的野兽,目光阴寒,连带几分凶狠。

他道:陵越?

陵越道:欧阳少恭在哪儿?

雷炎道:你既然来了青玉坛,不同我打声招呼?

陵越道:我并不愿意。

雷炎笑了,他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玩味,他道:你既然是欧阳少恭的人,以后也就是青玉坛的人,不同这里的大佬打声招呼,岂不是太没有礼貌。

陵越冷眉一动,道:雷坛主也是青玉坛的人,难不成是因为你是少恭的人?

雷炎竖眉,正欲发作,却终于冷笑一声,道:紫胤的徒弟牙尖嘴利,恐怕女人都比不得。

陵越不答话,只冷冷看着他。

雷炎道:我知道,他强迫标记了你,让你有了他的孩子,你一定恨透了他,但人生无常,说不定在青玉坛比在天墉城适合你的多。

陵越没有说话。

雷炎道:你是个极聪明的Omega,知道孕育对你们意味着什么,我不管你抱着什么目的来青玉坛,如果你不肯配合,别说一个少恭,就算有十个少恭,也救不了你。说不定,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陵越道:如果坛主想要杀了我,大可以现在动手。

他如少恭所料,笔挺入云端,如苍苍劲木,不为风霜摧折。

雷炎笑道:好,好啊。

他忽然拍掌,几个人便涌进屋内,按住陵越的肩与手,陵越竟未还手,任由他们几人按着。他的腰背笔直,并未弯下半分。

雷炎道:听说你是天镛搏击第一,为什么不还手?

陵越道:你不需试我的身手,我也并不是来打架。

雷炎走到他近前,端详他的脸。他说话时剑眉半立,目有坚定之光芒,但他五官果敢又偏生柔和,反多了几分魅力。

雷炎笑道:怪不得少恭会喜欢你。

他道:罢了,既然来了青玉坛,我也不再为难你,只是凡入青玉坛都要在肩背纹上青玉,不知你受得受不得?

陵越剑眉一立:你敢!

雷炎道:怎么,不愿意?

他忽然笑道:你既然来了,就别要想反抗,不过,我会让纹身师轻一点,免得戳疼了少恭的心。

那几人便拉着陵越往下走,陵越一动不动,任他们扯拽。

雷炎见他站的笔直,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膝弯,迫他弯下身子。

他一顿,绷得笔直,动也不动。

雷炎见他不动更不坑声,冷笑着,一脚踹他腰,要将他的那腰生生折断。

陵越竟没有躲闪,要硬挨这一脚。

但雷炎这一脚却没有真正踢下去,并非他改变了主意,而是有人正幽幽的喊了声:雷坛主,留情。

欧阳少恭!

气氛变得有些莫测,似有暗涌。

雷炎道:哦,少恭,你终于来了。

欧阳少恭慢慢走上前,冷声笑道:雷坛主这一脚下去,恐怕他几个月都要站不起来。

雷炎道:怎么,你心疼了?

少恭笑道:若我没记错,我应该告诉过坛主,他有了我的骨肉。他虽然笑,但眼里冰冷,看着雷炎,说不出是怒是厌。

陵越蹙着眉,被人按着肩,一句话也不说。

少恭却走到他身边,道:陵越,想不到你任这些人欺辱你,连反抗都不愿。

陵越侧目,盯着欧阳少恭。

眼神已不是坚毅,而是冰冷,如寒冬刺骨的风。

少恭喝道:放手!

那几个人看着少恭,又看着雷炎,见雷炎冷着脸,额上已冒汗。

少恭道:要我再说一遍?

那些人旋即放了手,不再压迫着陵越。雷炎挥手,他们便都站在雷炎身后。

雷炎忽然又笑了,道:好,少恭,我今天就不为难他,纹身可以不纹,但我也要提醒少恭,无论少恭站在什么位置,这里总归叫青玉坛!

少恭道:雷坛主知道,少恭如何能不知道。

雷炎道:好。不打搅你们相聚。

他斜目冷笑:盼有好聚。

说着,便不再言语,转身离开。

陵越转头,已盯在少恭身上,他的身躯在发烫,他渐渐知道,他一见欧阳少恭竟会发起烧来。

少恭却冷笑道:陵越,你总比我狠心的多。方才雷炎那一脚,你根本不想躲。

陵越道:是,我恨不得他踹断我的腰,毁掉我的身体,让你和你留下的所有,都永远离开。

少恭道:呵呵,想不到天墉城的大弟子对自己却一次比一次狠心,也对,Omega无法选择,你便伤害你自己。因为你根本不能控制你自己。

他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他知道,雷炎那一脚一旦踹下去,他们的孩子绝不会再有。他更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孩子。但他没由来,得见陵越冷酷,竟有种莫名的愠怒。

他说着,一种强大的Alpha信息素忽然释放出来,这是对陵越最致命的武器,冲击的陵越一颤,几乎站不稳,但他的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回应,去包容和融合。

陵越蹙眉,一顿,反而笑道:欧阳少恭,在我看来,你比雷炎卑鄙的多。用Alpha的信息素影响我,你又算有什么本事。

少恭却不以为意,道:卑鄙?也对,但若你真的是个强者,又怎么会被我操控。

陵越道:若我们生而平等,若你我皆为Alpha,或许,你根本没有机会。

少恭道:可陵越是否知道,即便我们皆为Alpha,你也没有半分赢我的把握。

陵越被他那信息素影响,只觉少恭有种吸引力,正拉拽着他,让他靠近一种温暖,但他又知道,这皆是标记所致,他越近少恭便越冰冷,能将一切冰封。

少恭道:陵越,你都是属于我的,是我的一部分,即便你不是Omega,也终将会是我的一部分。

他说着,用手去抚摸陵越的脸。

陵越甩开他的手,狠狠扼住他的手腕。

少恭任他扼紧,道:我知道,若你不想来青玉坛,几个元勿也带不回你。无论你想要什么,我皆会给你。就像我想要什么,我都会得到。

他说的近乎诚恳,但又让人无从信任。

他看着陵越,忽然道:你的手真烫。

烫如火。不知道,会如何蔓延。


评论(2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