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克己 恭越 现代AU ABO 【第十章】

10、

此章为屠苏和陵越的终结章,其实剧情一直在……白。热。化。

---------------------------------------------------------------------------------------

百里屠苏任务结束时已经入夜,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他婉拒了当地警方的热情挽留,一路回程。

月光正好,他想,师兄或许正在睡梦中,等他醒来,我便站在他身边,不知他是不是会舒心快乐。

只有在任务结束时,他才能放松下来。放松下来,心中牵挂的事便都涌上心头,心声也罢,情愫也罢。他想来想去,又觉得心里朦朦胧胧,似是有很多情绪,他开着车,任由其蔓延。师兄是Omega,我是Alpha。他只这么想着,忽然觉得自己很快乐,一种少年才有的感情正在融化他,他想,Alpha和Omega,多么天生的一对啊。

我和师兄。

我是Alpha,他是Omega。

他忍不住笑了。

可这种快乐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因为欧阳少恭便是那阴影,一旦阳光出现,他便如影随形。他忽然想起欧阳少恭轻轻系上陵越的衣扣,想起欧阳少恭抚摸陵越的脸,每一样都是剧毒和刀锋,他只要一想,心中就堵上巨石,刺进血脉。

他收敛了笑。

痛苦、嫉妒、无助,欧阳少恭强迫了师兄,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手里有枪,但枪却无法改变任何事。他的师兄被少恭肆意侮辱伤害,他却毫无办法。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该如何帮助自己的师兄,他该怎么办?

这种情绪迅速的笼罩了他,他的师兄,此刻,还好吗,是否会悄悄伤心,是否会默默痛苦,却又不肯说。可说出来又有什么用,谁可以帮他?

他想着这些,愁绪和痛苦皆在他的心头。

还未到天墉警队,已到了他与师兄少年常去攀爬的小山上。他停下车,忽然想起那里有个凉亭,有个歇息的方石,那时候师兄坐在凉亭里乘凉,他便躺在那个方石上看月亮。

他下车,顺着山路上山。

他沿着小时候走过的路走一遍,是否还能回到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

从明天开始,对着师兄,要开心。

他默默想。

凉风吹过,他已经快爬到山上。

远远看去,一个身影正坐在方石上。他一愣,本惊讶这夜色已晚,还有谁在,但似乎心灵感应般,他远远便知道那是谁。

他的师兄。

他喃喃道:师兄

觉得似乎是个梦,他甚至有些痴,慢慢的向前走。

那人坐在那里,风吹过他的衣领,吹过他轻柔的黑发,温柔的月光正洒在他身上。除了他的师兄,还有谁?

屠苏愣了楞,不敢大声,生怕吓到陵越。

最后走了几步,离他近了,怕不说话反而吓住了他,思来想去,心思百转,轻声喊了声:师兄

陵越终于听到,浅浅回头。

屠苏见他神情恍惚,只快走两步,要走到他身旁。

陵越目光淡淡,见真是屠苏,反而不怎么相信,轻声道:屠苏

屠苏心里一动,几步走到他身边,听他说道:真的是你吗,屠苏?

屠苏点头,已到了他身边,道:任务结束了,我提前回来了。

陵越笑了。

屠苏道:这么晚了,师兄怎么到这里来了。

陵越道:睡不着,出来走走,就到了这里。

屠苏道:我跟陵端师兄通了电话,他说你最近训导太累,有些伤风感冒,怎么还来这里?

陵越穿的单薄,风一吹,似乎就能越过他的外衣,停留在他身上。

陵越顿了顿,道:没事。

他扭过头,看着月色,又轻声道:回去吧屠苏,你刚回来,需要休息。

屠苏摇头,道:师兄不走,我也不走。

陵越本看着他,听他说完,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只一声,屠苏的心如同气球被戳了针孔,一下子便没有心,没有自由,更不能飘扬。

陵越道:听师兄的话,屠苏。

屠苏想起上次陵越落在少恭手上,曾用低哑的声音告诉他,听师兄的话,不要来。

听师兄的话。

屠苏的心何尝这样痛过,明明该是那样温柔的话,此刻竟让他几乎不能喘息。

陵越道:听师兄的话,回去吧。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屠苏知道,他的师兄,若是有什么悲伤痛苦,只会藏在心里,烂在心上,宁可将自己碾碎也不肯让旁人心伤。

屠苏道:好。他竟应了。他轻声道:师兄也早点回去。

陵越点头,轻声道:嗯。

屠苏转身,往下走。不由心,不由自己。

啪。

天空忽然一亮,一朵烟花忽然绽放。

一朵朵的烟花都冒出来,将黑夜变得温柔绚烂,美的那么不寻常。不知谁家热恋的青年,正进行着一场浪漫温柔的爱情童话。

烟花开放的声音,那么动人。

陵越抬起头,看着烟花。

屠苏被那美景惊住,回头瞧陵越,心里都是柔情,唤道:师兄

陵越却看着烟花:这烟花真美

他忽然埋下头。肩膀耸动。

屠苏熬不住,心忽然也碎了。他几乎用跑,要跑到师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告诉他,师弟已经长大了,屠苏要保护师兄。

陵越哑声道:别过来。别过来,屠苏。

他的声音已不再坚定骄傲,反而是那么脆弱倔强,泪水灌溉,都是无法排解的苦难。

屠苏停了下来。

他不忍心。

陵越的肩膀还在耸动,他依旧道:别过来。屠苏。

屠苏的眼角已经红透了,他忍着,不让泪留下来。

陵越道: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他没有抬头,脸埋在单薄的衣服上,已经难以克制,无法克制。

屠苏咬着牙,终于轻声道:好。

烟花还在开着,屠苏与烟花告别。

屠苏转身,飞也似的跑下山。他忍着,一滴泪也不留。一滴泪也不留。

人生有很多难以形容的痛苦,痛苦到无法分享,无法接受安慰,无法克制自身。可这样的痛苦,除了自己,谁又能走得出,熬得过?

屠苏没有回天墉,站在山下。等到天亮。

或者天还没亮。

陵越已经走下山。屠苏正站在车前等他。

陵越已经打起精神,连衣角也整理的十分妥帖。屠苏微笑着,他还穿着警服,任务完成并未换,打着精神,看着陵越。

陵越垂下眼,拍拍他的肩。

屠苏道:师兄。

陵越点头,只说了声:傻孩子。

屠苏撇嘴,差点忍不住委屈,突如其来又无法克制的委屈,却终于又笑道:都冻了一夜,师兄也不比我聪明。

陵越看着他,对他笑了。

等他们回了天墉,涵素正在办公室等陵越。

陵越走进去,对他敬礼。

涵素道:紫胤还没有回来,我不会批准你的辞职。

陵越顿了顿,终于道:师父虽然没有回来,但他说过,我和屠苏的任何决定,他都不会干预。

涵素道:陵越,不要意气用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了这个想法,但你这个决定我觉得非常不理智,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陵越垂下眼,慢慢从腰间解下配枪,放在涵素桌上。

他又慢慢将他的肩章解下,同配枪放在一起。

涵素道:陵越!

陵越轻声道:我知道警长一直在为我好,但我已经不再适合当一名警员。

涵素道:为什么?

陵越低下眉,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终于道:作为一名Omega,我已经……他眼神一顿,决然道: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我已经不适合再成为一名警员。

涵素一惊,猛然抬头。

啪。

屠苏手里的文件掉在地上。

他本是来汇报任务,却听了一句话,晴天霹雳。他宁愿永远都在远方,根本就没有回来。

他愣了片刻,忽然转身跑出去。

百里屠苏!陵越忽然高声喊他。

屠苏手里握着枪。他要去青玉坛!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顿了顿,紧着眉,又往前跑。

陵越追出去,喊了声:屠苏,你当不当我是你师兄!你要敢去青玉坛,我没有你这样的师弟!

屠苏红着眼,停下来,转身看他。

陵越也盯着他,紧紧看着他。

屠苏喘息着,道:好,好,无论如何……你不当我是你师弟也好……我要杀了欧阳少恭!

陵端远远跑过来,见屠苏几乎崩溃,紧紧抱着屠苏,不让他再动,屠苏红着眼,盯着陵越。

陵越皱眉,他已克制了许久,几乎再不能,但他依旧要继续:屠苏,若你还当我是你师兄,你给我发誓,没拿到青玉坛的证据之前,永远不要去青玉坛!

屠苏红着眼,吼:不!

陵越的眼红了,他道:屠苏,我已经不能拿枪,我希望,我们中至少有一个,活的像我们设想的那样,像个真正的勇士,为了信念和理想,而不是被愤怒主宰。

屠苏的眼里终于流下泪来,道:你说过一起行侠仗义,你说过一起……陵越!

他第一次喊陵越的本名,这名字从他心里藏了几万丈,埋在最深的柔情里,现在痛苦和愤怒击溃柔情,将那深深的情愫挖出来,曝露在阳光下。

陵越一颤,终于软下来,低声道:可我现在……可我现在……你就当……师兄骗你……

他的声音发颤,他盯着屠苏,眼眶都红了。

陵端忍不住哭了,他拉着屠苏,道:别闹了屠苏……大师兄也不好受……别闹了……

屠苏呜咽一声,终于忍不住,哑声又委屈道:师兄……

陵越走过去,拥住屠苏。

屠苏抱着他,Alpha的信息素终于全无克制的释放出来,第一次毫不遮掩,全无控制。陵越身上被欧阳少恭的信息素覆盖,仅有的Omega气息若隐若现,屠苏只沾上了半分,便永远都不想放开。

那是天下最甜蜜又伤人的蜜糖啊。

这是他们的信息素,第一次靠着这样近。

屠苏知道,这也是最后一次。

屠苏毫无克制的流泪,他从小到大,从未像现在这样哭过,只有一次,唯有这一次,道:师兄……不要辞职……留下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陵越闭眼,抚摸着他的头,片刻,终于轻声道:屠苏……你已经长大了……不要怪师兄……

屠苏摇头。他靠着陵越,听到他轻柔的心跳。他流着泪,终于,又点头。

长大了可以得到很多,做很多事,但谁知道,其实失去的,才最多。

谁知道,真正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6

评论(75)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