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克己 恭越 现代AU ABO 【第七章】

7、

百里屠苏从未像今天这样焦急过,心中都是火焰,痛苦急躁甚至夹杂一种绝望,从他听见欧阳少恭的声音开始。他几乎疯狂的往陵越所在的地方奔跑,枪被他握在手里,但他的手竟有些颤抖。

百里屠苏赶到时,欧阳少恭正用手轻轻的系上陵越制服上的最后一颗纽扣。陵越双眼紧闭,被少恭斜倚在墙角,一只手上还带着半个手铐。

屠苏的双眼几乎血红,他道:放开他!

欧阳少恭给陵越整理着衣领,将他散乱的发抚平,只淡淡答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屠苏的枪正紧紧的指着欧阳少恭,他几乎忍不住要对欧阳少恭开枪,但他不能。陵越还在欧阳少恭手里。

屠苏喊道:师兄!师兄!他的声音浇了油,他不知道陵越到底此刻如何境况,只有大声呼喊他。

欧阳少恭笑道:他累了,他的好师弟却不知道体恤他的心。

屠苏见陵越毫无反应,只怒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欧阳少恭的枪顶在陵越的心脏,他的手指在扳机处滑动,越是如此,屠苏的心便备受折磨。

欧阳少恭道:做了一件,以后你永远都做不了的事。

屠苏的手握着枪,他一直觉得,只有他的手中有枪,天下就没有他怕的事,但惟独这次,枪已经不管用了,他的心在颤抖,在燃烧,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周身火热。

欧阳少恭看出端倪,玩味道:百里屠苏,你是个Alpha?你还在觉醒期?

百里屠苏眼中却都是烈火,道:放开我师兄!

欧阳少恭道:好,那就让我帮你一把。

他抬眼,紧紧的盯住百里屠苏。一股强大的Alpha气息散发出来,笼罩了整个空间。强大的、霸道的、充斥着难以抵挡的控制性的Alpha的气息。

百里屠苏被这种气息覆盖了,他觉得极度的不舒适,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咆哮都在抗争,要同那股强大的气息对抗,挣脱甚至战胜。

欧阳少恭用枪抵着陵越的心脏,另一只手去抚摸陵越的脸,陵越的脸很瘦削,但英气潇洒,闭眼沉睡时还有几分天真纯粹,无暇的如同六月的雨。四月便柔软,八月便激荡,六月风光如画雨如烟花。

屠苏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愤占据,他不能容忍欧阳少恭去碰陵越,一寸都不许,一分都不许,绝不允许。

他的声音变得激动又冷酷,他道:放手,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笑道:看不下去了?也对,任何Alpha都对Omega觉有天性的占有欲,更何况你的师兄是这么迷人的Omega。

他说着手便落在陵越的脖颈,光滑硬朗,歪着头曲线如同心弦弯月。他道:但你恐怕不知道,你的师兄,他身上的每一寸都被我摸遍了,他从里到外都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

他挑衅的眼光如同一把温柔刀,他对着屠苏,挑眉道:只属于我。

屠苏心中如同爆裂开火焰,只觉得全身都已烧了起来,一种气息从他四肢蔓延,极力扩散,那是Alpha的气息,极其强烈,从他身体迸发而出。

屠苏眼神刚毅,又几近失控。他道:住嘴!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变得焦灼。

欧阳少恭道:觉醒了?

他眼神变得阴冷,道:果然是个Alpha,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Alpha。

他释放出更强大的信息素,向百里屠苏冲撞,百里屠苏被那气息激的几乎发抖,身体里顽强求胜的气息迸发出来,与欧阳少恭的信息素激烈碰撞。

陵越忽然发出一声呻吟,他皱着眉,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他被两个人的信息素影响,Omega本在融合,此刻却被激烈的Alpha气息冲击,痛苦肆虐。

欧阳少恭道:屠苏恐怕不知道,被标记的Omega对其他的Alpha气息非但不再交融,反而排斥更大,也更痛苦。尤其是他就在刚刚,又一次被我完全标记。

屠苏心里一惊,直觉得愤怒与痛苦交织,他的师兄……

他却又怕陵越被他的气息伤害,竟一时心思交错,有了片刻的停顿。

就是片刻!

嘭。

屠苏的枪掉在地上。

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已开枪。

血从屠苏手上涌出来,屠苏一个踉跄,捂着手,眉紧紧的皱着一起。

欧阳少恭放开陵越,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屠苏抬起头,欧阳少恭的枪正顶在他的头上。

欧阳少恭道:人总要为自己的年轻付出很多代价。

屠苏冷笑一声,一句话也不说。

不说话,似乎是天墉城的传统。

欧阳少恭道:若你师兄醒来,看你死在他面前,他会不会很伤心。

屠苏眉心一跳,道:放了我师兄。

欧阳少恭道:居然还跟我提要求,可愿想想你现在的处境。

屠苏道:我可以跟你走。

欧阳少恭道:跟我去哪里?

屠苏道:青玉坛。

欧阳少恭道:看起来你很聪明,知道雷炎想要什么。但你却又很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他端详着百里屠苏,笑道:比起把你带回青玉坛,杀了你似乎雷炎会更开心。

欧阳少恭的手按在扳机上,他这次不再一分一秒的折磨,而是几乎不会犹豫。他从未打算让百里屠苏活着。杀了百里屠苏,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他也从不打算留一个这样的Alpha,一个强大又已经觉醒的新人物,为什么不让他直接去死?永无后患。

屠苏喘息着,他已经察觉到欧阳少恭的想法。他知道,只要欧阳少恭想做,便绝不会犹豫。

欧阳少恭没有开枪。

陵越的枪也落在他的身后。

陵越已经醒了。

他正在冒着汗。虚汗。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身上都是黏腻的汗,冰冷入骨。他的腿几乎站不稳,连呼吸都能感受到疼痛。全身上下,骨缝里都藏着刀。

欧阳少恭道:陵越,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行了。

陵越声音黯哑,低声道:放了屠苏。

欧阳少恭笑了:你是怪我刚才不够卖力,让你还有力气站起来?

陵越依旧道:放了屠苏。

欧阳少恭道:你后退。

陵越的枪抵在少恭腰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他的手却不难么稳,他的心也并不宁静。

他现在和屠苏并不是少恭的对手。

陵越道:把手放下。

欧阳少恭道:最差的结果,就是我的你的师弟一起死。你可满意?

陵越道:你可以走,把枪放下。

屠苏紧声道:师兄!

陵越道:把枪放下,你可以走。他的声音已经不稳,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欧阳少恭枪对着百里屠苏,却向楼梯间后退。

他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开枪,你的枪不会快过我。但我愿意陪你玩下去,就像你能忍这么久,最后还要把枪对着我的腰。

他向楼梯间一跃,整个人远开他们一大段距离。

他道:你会来找我的,陵越。期待着我们下次相见。说着,他对着陵越比了个礼,消失在阴影里。

陵越腿一软,已经倒在地上。屠苏急急的扶住他,将他撑住。陵越的脸已经发白,嘴唇也染了一层寒霜。

屠苏急切道:师兄,我背你回去。

陵越却摇头,慢慢的闭上眼睛。

他的身上留着欧阳少恭的气息,他的信息素被Alpha的信息素覆盖,他靠在屠苏身边,屠苏却并不想对抗,他似乎感觉到他本有的Omega的气息,穿过每一次呼吸,透入屠苏的身体。

屠苏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悲伤,说不清是温情还是渴望。

他想要背起陵越,陵越却轻握着他的手,低低道:屠苏……陪我一会儿……不要带我回天墉……

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开,但他知道,屠苏就在他身边。

屠苏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阳光变得温柔而沉默。屠苏拥着他的师兄,等他渐渐恢复。

陵越的眉紧紧的蹙着,如同一道永远都化不开的墨。

警局的问询传来,屠苏道:我们在别处,无事,晚些回去。

天渐渐晚了。

屠苏拥着陵越,看夕阳消失,月光温柔爬入窗台。陵越还在昏睡。他忽然将头贴近陵越,陵越的发落在他的脸颊,没由来的,他的心又软又痛,如同坠在水里的月亮。

一滴泪忽然从他眼里滑落。

他轻声道:师兄。

他的师兄。

他第一次发现,拥有和失去,竟这么近,这么远。渴望与绝望,又那样接近,那样不同。


评论(38)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