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克己 恭越 现代AU ABO 【第四章】

4、

仪器里流淌着平稳的弧线,陵越闭着眼,沉坠在睡梦中。

欧阳少恭的手落在他散落的发丝里,他看着陵越,说不出心中是如何的情绪。是佩服?是震惊?是忍不住要将他狠狠打碎的冲动?

陵越睡梦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呢喃。他身体受伤,已难恢复,此时的Omega何等需要它的Alpha,需要他的温暖与支撑,爱与呵护。纵然非陵越所愿,但他终无法改变他Omega的天性。

少恭见他落出本能的柔软,轻声笑了。

他的手慢慢滑上他的额头,低声又温柔的唤了声:陵越~

虽并无爱意缠绵,但那种征服感让他无比愉快,连声音都温柔如春雨,落在陵越的心上。

陵越模糊的垂着眼,睫毛动了动,竟轻轻的应了:嗯

少恭被他的纯情打动,低下头,唇轻轻落在他的眼睛上,当做给他的奖赏。

陵越的睫毛有些痒,挣动几下,划在少恭唇上,直搔的少恭的心上也被滑上了柳梢。

他觉得陵越的体温在升高,热度传来,微烫,却恰恰是最微妙的热度。多一分便烫,少一分就凉。

少恭有些惊讶,起身将手落在陵越额头上,微微探视,发觉陵越竟有些发烧,额头上的温度比方才还要热上几分。少恭便用手去握陵越的手,手指纤细,被陵越盖在纯白的被子里,少恭穿过薄被握上,竟有了几分相濡以沫的温柔。

果然,手也是烫的。

少恭的眼中闪烁不定,松开手,似想到了什么,眼神皆是玩味,看着陵越,笑道:你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可知道omega与alpha的联系岂会这样中断,不过变为其他方式罢了。

他又轻轻抚摸陵越微烫的脸颊,注视着他:若你以后一旦见到我身体便会发烫,你那钢铁般的自尊心,是否也会烧起来?

他这样说着,仿佛看见陵越一脸坚韧的站在他面前,制服下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带上微烫的热度,让他的脸上也带了三分柔软。

少恭忽然觉得,若是以后能天天见到陵越,必然也万般得趣,叫人心生满足快乐。

他标记了他,又听闻他对自己开了枪,便免不了来看望两眼,看那个倔强坚定的人此刻究竟如何模样,却又让他发现了新的秘密,又似乎充满了新的乐趣。

他本觉得或许已经够了,但偏偏他又想要看他被逼到绝境无法回头,看他崩溃无助的模样,那该是怎样光景?

少恭从身上拿出一个玻璃小瓶,轻轻倒出一枚药丸,慢慢扶起陵越的头,将药丸按在他唇上,陵越贴着他的胸膛,被他alpha的气息安抚,倒也安稳。

少恭很满意,捏着他的下颌,让他将药丸吞进嘴里,他蹙眉,少恭安抚般抚摸他的脸。

继续吧,陵越,无论那一天有多远,我期望你能一直与我相伴,赢了我,或者彻底毁在我手上。

陵越含着那药丸,倚靠着他,少恭见他并未吞咽,柔声道:陵越,咽下去。

alpha的气息变的更浓郁,环绕着陵越,omega在初被标记时感应最强,对alpha的依赖也最深,被亲密的爱人呼唤,内心总温暖柔情。

少恭轻声呼唤他,揽着他的肩膀,道:陵越,咽下去

他摸着他的黑发,轻哄道:乖

陵越睫毛颤动,喉结滚动一下,被少恭见了,心里涌上难言的快感。他的控制欲被填补,见骄傲坚韧的陵越对他的话如此顺从,那种满足更难以言说。

门外传来千觞的声音,道:少恭,他们来了!

少恭轻轻放下陵越,将他的床被细细掖好,低声道:晚安,我亲爱的陵越。

陵越体内的安定剂令他有了安心舒适的睡眠,他的alpha正向他深情告别,无论这告别可有半分真心,omega的脸上带着少有的安稳,仿佛听到了爱人柔情似水的呼唤。

第二日天刚亮,屠苏便来收拾陵越的行装,他昨夜任务繁重,待收队时已经子夜,天上有星光闪闪,他想,明天师兄便可出院,重回特别行动组,两人就可并肩作战,同犯罪分子作斗争,若在古代,也可当得上行侠仗义。他想着,便等着天亮,若去的早了,怕陵越睡不饱足被他吵醒,若是晚了,又怕陵越在等他,真是不如不睡。

等他到时,陵越已经整理完毕,将制服穿的笔挺,站在窗前看阳光蔓上每一处房屋,街上渐渐有了锻炼的老人,穿梭而过的车辆。

屠苏叫道:师兄,我来了!

陵越转身,阳光洒在他的制服上,让他整个人也漫着光,正气凛然,温柔如旧。他笑道:屠苏。

屠苏拥抱他,笑嘻嘻说:早啊师兄。见他师兄依旧坚定温柔,怎么会不开心快乐。

陵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早啊师弟。

屠苏竟有些不舍,却也松开手,笑着对他道:欢迎大师兄回归警队。

陵越笑着,他看着屠苏,点点头。

他隐隐察觉,屠苏有了一种新的气息,或许连屠苏都未察觉的,Alpha的气息。屠苏已经成年,也的确该觉醒了。

知道他将会是一名alpha,陵越由衷替他高兴,他的师弟,终将会成为一个优秀而卓绝的人,若是如此,该是多么美好,他的愿望也能实现,当一名英雄,一名斗士,为了正义而战。

等与屠苏回了警队,一如往常般忙碌,组员在迎接大师兄回归后,也都相继投入到工作中。没有另眼相看,更没有奇异探寻目光,一如往常。

这是一种尊重。令人热血澎湃的尊重。

陵端将手里的档案递给他,他翻阅,告诉陵端,暂不可着急行动。

陵端点头,又悄悄对他说:大师兄,你的配枪在涵素警长那里。

陵越懂得,点头道了一声谢。

陵越曾对自己开枪,警队怕他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暂时收回了他的枪,倒也并未收回编制,而是被警长涵素暂时保管。

陵越敲开他的门,涵素边揉着眼睛边喝一杯咖啡,可见,他最近已经忙得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陵越还未开口,涵素便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他道:好些了吗,陵越?

陵越点头,道:我已经没事了。

涵素知道陵越是怎样的人,他不会勉强,更不会隐瞒,便道:紫胤走时交代我,你只有完成了这个考验,才能拿回你的配枪。

陵越说:好。

涵素叫他进门,将一条黑色布条递给他。

陵越顿了顿,接过布条,目光一动。

涵素道:蒙上眼睛。

陵越的手有些迟缓,似有些犹豫,他不会忘记,就在不久前,欧阳少恭曾用手帕蒙住他的眼睛,他无法反抗,任其侮辱伤害。

涵素道:或许你该迟几天再来。

陵越缓过精神,不再犹豫,将黑色布条蒙上眼睛,自己打上一个坚决的结。一气呵成。似乎也要将他的梦魇打成一道死结,再不受其侵扰。

涵素打开抽屉,掏出一把枪,道:这是你的枪。他说着将枪拍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他又从腰间结下自己的配枪,也放在桌上,两把枪离的很近。他问陵越:知道哪把是你的枪?

陵越点头,道:知道。

涵素两把枪交换,他的速度很快,枪与桌子发出摩擦声,待他停下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哪把是他的,哪把是陵越的。

陵越道:17圈,左手边是你的枪,我的枪不在你桌上。

涵素道:哦?在哪里?

陵越道:15圈半的时候被你放到桌子的隔层,现在你右手边的是一把未改进的TT33。

涵素点头,道:没错。

他握过陵越的手,将那把陵越的枪放在他手上,道:紫胤说过在天墉,你和屠苏是唯一两个能在黑暗状态下完成double kill的人,你展示给我看。

陵越道:怎么展示?

涵素道:十步,是我窗台的位置,在左右两侧,有两个防震钢板,一发子弹,击穿两个,这把枪就会回到你手上。

陵越顿了顿,向前走了两步。涵素已经看出,陵越的判断敏锐且正确,他现在正站在最佳位置。也是能击中钢板的唯一位置。

枪握在他手上,他的手指落在扳机上。

涵素看着他,眉头紧蹙。

陵越举着枪,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涵素盯着他,额头上竟也有了一丝汗。

陵越忽然道:我不能。

涵素道:为什么?你刚才已经站在最佳位置。

陵越放下手,解开自己眼前的黑色布条,将枪放在涵素桌上:只有打在窗档钢板上才能产生迸射效果,但我不能保障,因为你昨夜睡得很少,早上为了保持精神,一定会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这样钢板就有了3—5毫米的物理误差,准确率不到100%,我不会在这里开枪。

他道:我想我现在还不适合拿枪。

涵素笑了。

他道:你如果开枪,即便打中了,我也不会给你枪。

他将枪放在陵越手里,他道:紫胤说的没错,你已经可以拿枪,你是他最骄傲的徒弟,也是绝无仅有的强者,无论如何,无论什么身份。

他拍拍陵越的肩膀:去吧,我想你的队友正在等着你。


评论(28)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