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克己 恭越 现代AU ABO 【第三章】

3、

陵越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他站在漆黑午夜的边缘,四周皆是深渊,他一动也不能动,哪怕微微一晃,便会坠入无边的黑暗,被吞噬,再无光明。

他的眉头紧紧皱着,额头上都是惊心的汗,心脏狂跳不止,惶恐压抑,他想要嘶喊,但他知道,他一旦喊出声,他就会掉入深渊,永失自由。

此刻,却听见有人幽幽道:陵越,别挣扎了,来吧,来这黑暗之下,我将与你永生。

不!他绝不!

他猛然睁开眼睛,星空入眼,已是夜晚。他欲起身,但疼痛包围着他,他微微倾身,便又跌落在地上。

雨已经停了,耳边有虫鸣和窸窣的风吹草木之声。

他身上盖着一件西装外套,被他一带,滑向草地上,陵越目光混沌,似梦似幻,几乎要忘却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抬手,想将西装移开,却发现左手腕上系着一条领带,仔细工整,在他手腕上被人特意打成一个漂亮的温莎结。

陵越眼神晃动,迟疑着,用右手解开,右手手腕上有一道红痕,手一使力,手腕便牵扯着微微发疼,领带被解开,落在地上,左手上便也落出一道浅淡的红。

陵越不看那领带,手按着湿软的草丛,慢慢坐起来。他的黑色制服扣得整整齐齐,连衣领也被认真整理,平整对称的贴在他的脖颈。他缓缓站起,忍住疼痛,发现长裤穿在他的身上,被腰带将衬衣细细扎好,平整干净,一丝不苟。

陵越垂下眼,此时星空闪烁,虽是美好光景,却也一片迷茫。

一条手帕装在他上衣口袋里,他拿出来,一看便知,这也是被人认真折好,再规整的放入。

陵越拿出手帕,握在手里,手帕微凉,已经湿透了,他的手不自觉微微颤抖,手指捏紧,将那手帕紧紧捏在掌心,片刻,又松开手,任手帕滑落在地上,不管不顾。

他茫然的向前走了几步,不再回头,不看那地上的西装领带,更不看满天星河,他只往前,眼前却并没有什么路。

一阵熟悉的音符响起,那是他的手机铃声。他条件反射般,拿出手机,按下接听。

陵越,我们定位了你的位置,别乱动,我们马上就到。

是警局。

陵越应声,挂断手机。

他觉得身体在发烫,夜风吹过,越清凉,他的身体却更烫。越烫,便越冷。

他身上有着另外一种气息,一种不属于他的气息,他知道,那是Alpha的信息素。他已经被Alpha的信息素覆盖。

他知道,他被标记了。

标记,意味着作为一个Omega,他已经为另一个Alpha所有,他成为他的人,只被他影响,只对他发情,甚至,要为他孕育生命。

他被标记了。

这个认知盘旋在他的脑中,令他什么都想不到,只有这一件事:他被标记了。

被欧阳少恭。

他的衣服、领带、手帕,无一不提醒着他,折磨着他。他越细致精巧,越让陵越深刻的感觉到那种挥之不去的阴影,缠绕着他,束缚着他。

陵越站在漫天星河之下,周遭没有一个人,连他自己也不觉得这个人是他自己。

但自己终究也是自己。

陵越垂下眼,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就呆着这里便好,就这样呆着,等到天亮,阳光出来了,或许他就能想到办法,就可以自己走出这条没有方向的路。

他甚至有些后悔,他不该接那通电话,他不想见到警局的人,尤其是这个时刻,并非排斥,而是只想自己就这么站着,一个人,什么都不想,直到天亮起来,阳光洒在他身上。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事?

陵越闭上眼,片刻,终于再睁开,他并没有蹙起眉,手却缓缓的放在腰后,他的枪还挂在那里,欧阳少恭并没有动他的枪,让它安静的陪着他。

陵越将它拿在手里,手指轻轻摩挲,嘴巴张了张,想要对它说句话,却终于又闭上。

继而,终于将它调转方向。

这是他第一次拿枪口对准自己,他想,这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不容许Omega的特质改变他,更不愿他成为欧阳少恭的附庸,他不想成为被欧阳少恭改变的陵越。那不是陵越。

他不是,他也不会。绝不会。

枪口抵在他的腰间。

他闭上眼。

他从不犹豫。

嘭。

医院的走廊有人跑动,急诊室的医生正在擦掉额头上的汗珠,陵越躺在病床上还未苏醒。

紫胤是个很少有情绪变化的人,喜怒不形于色,万物皆在心中,若有人一个人能当如此,也一定是他。

但此刻他终于眉头紧锁。

百里屠苏焦急的询问,紫胤却摇头,道:等你师兄醒来,其他都勿提。

等陵越醒来时,已经三天。

他睁开眼,看见身旁的屠苏,和窗边站立的紫胤。

百里屠苏惊喜,几乎要跳起来,握着他一只手,忍不住叫师兄,师兄,师兄。

陵越嘴角牵起一丝笑,应道:屠苏。

紫胤转过头,站在屠苏身边,陵越想要起身,被紫胤阻止,他便叫了声师父。紫胤点头。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等到陵越伤情恢复几日,紫胤叫屠苏出门,将一盆太阳花摆在陵越床边的小柜上。

陵越看着花,阳光照在陵越额头上,有睫毛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他的目光坚定,视线温柔。

这是紫胤亲自教授的大徒弟,他是天墉城枪法最好的人,他的徒弟自然也是鲜有人能比及。

紫胤道:无论如何,都不要把枪对着自己。

陵越的睫毛闪动,他盯着花,点点头:绝不会了。

紫胤叹口气,终于道:医生说,你这一枪很精准。

陵越转过头,盯着紫胤,他从紫胤脸上看出了一稍纵即逝的伤感,却也只是那一瞬间。

他询问道:我不会……不会再有……

他说不出口。

紫胤却懂了,道:不会了。

陵越点点头,说不上是如释重负,眼神又移向那朵花。

Omega被完全标记后,会为Alpha孕育生命,延续两人的血脉。这本就是Omega的天性。陵越知道,他从知道他是Omega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如今,他被强迫标记,而他,又用一枪,强迫自己的身体终结了以后。

他究竟是在保护自己,还是伤害自己?

谁又能说得清?

连他自己恐怕也分不清。

他看着那花,忽然又道:师父,为什么有的花喜欢太阳,有的花却在漆黑的晚上开放呢?

他以前从不问这样的问题,他很了解,也从没有怀疑过任何生物的生存方式。

紫胤走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像是小时候教他练枪的时候,那时候陵越练习的认真,被他摸摸头,便总忍不住抬头看着他开心的笑,眼睛也落下好看的弯。

现在陵越没动,眼睛依旧看着那盆太阳花,紫胤摸摸他的头,他反而微微垂下头,不去看紫胤的眼睛。

紫胤道:每朵花都愿意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罢。

陵越点头。并没有抬起眼睛。

紫胤知道他心中的痛苦,唯有拍拍他的肩膀。

他离开的时候屠苏守在门边,想要进门去看陵越,紫胤道:让你师兄休息,勿打扰。

紫胤是在三天后离开的天墉城,他身有重任,不能久留,临走时告知屠苏,与陵越好生照应。

警局事务繁忙,陵越便叫屠苏顾全公事,等他完全恢复,便去与他同行。

在离开医院的前一天晚上,他难得睡了一个安稳的觉。他从醒来后睡眠都不是很好,难得困意袭来,便沉沉睡去。

等他睡得沉了,有人推开病房的门,监控已被悄悄关闭,那人慢慢走到他身边,看他紧闭的眉眼。

陵越,你的确是个强者,或许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舍得对自己这么狠心。

他摸了摸陵越的脸,道:陵越,我很期待未来,你与我,将会怎样。

他散发着Alpha的气息,与陵越身上的气息融为一体,因为那是他的人,他的Omega,只属于他的Omega。

评论(32)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