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宋秦】【替身梗】【唐探2】无心害你 下

“我不要在破碎的镜头里接受,你的逃避和存在"

----------------------------------------------------------

秦风要离开美国的时候,唐仁和陈警官进行了亲切友善的告别。

陈警官当然也不再像一座冰山,反而对他俩个还很真诚,大概并肩作战过,因为都有了熟悉的牵挂。

秦风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和陈警官也拥抱告别。

唐仁却忍不住道:我就说宋义这个人不牢靠,这个时候竟然不知道来送送我们。

秦风没有说话。

他想起宋义还黑在美国,不知道近况如何。

陈警官才想起来,说:恐怕他来送不了你们,据说他有点问题,最近警方一直在找他。

秦风马上问道:什么问题?

陈警官说:不知道。不在我们部门。

秦风才意识到问题所在,他问:与刑事问题无关?

陈警官点点头,才说:案子都破了,他肯定没事了。其他我就无从知晓了。                                                      

唐仁则哈哈大笑,当然是移民部门找他了。

秦风无可奈何。

陈警官走了以后,唐仁还在思考着如何回北京生存,秦风一句:我不走了。令整个局面失控了。

唐仁几乎无可奈何了。

老秦,我的亲外甥,机票没人给我们报哈。

秦风无动于衷,表的。

秦风在宋义的出租屋里待了很久,他几乎找到了线索。也几乎知道了结果。当他躲到宋义初到美国时,一个尚还能找到旧歌厅里。

里面有把旧的吉他。在一个破破烂烂的仓库里。

他知道宋义会来的。

秦风从窗户里爬进去,几乎用了李埋伏颂帕的手段。在那个混混暗暗的仓库里待着。

唐仁放弃了和他寻找宋义,和陈警官带在一起腻了很久。单方面的腻。

秦风躲在仓库里,思考了很多很多事情。

他脑子里的探案环节一直在走着,他几乎掐着分钟和秒,等着宋义。

宋义来的时候,秦风因为黑暗和等待而正有点犯困,宋义轻轻巧巧从窗户里翻进来。

他拿起吉他,那把旧的,被放松了弦,安安静静的琴。

他拿起来,忽然说:秦风,我知道你在这里。

秦风迷迷糊糊,从角落里走出来,看到了宋义。

宋义瘦削了。他的卷发都要长了。他的脸颊也瘦了许多,但他的眼神没变,他笑着,不怎么像个好人。

秦风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宋义说:窗,有人进来。

秦风道:为什么是我。

宋义却把琴放下了,问他:除了你,谁会关心我的过去。

秦风无法回答。

秦风忽然道:我不在乎你是不是Q了。

宋义应该点跟烟的,可是他忍住了,他坐在秦风旁边,问他:不重要了?

秦风想了想,说:我现在认为,人不在你车里。

宋义拍拍身旁,秦风坐下,宋义问他:感情用事……不是一个侦探应该具备的最好品质。

秦风答:车里没有东西。一定哪里有问题。

宋义点头,说:是。车经过了临检,我送去了车行,一切正常。

秦风微微摇头,却说:我很好奇……

宋义问他,好奇什么。

秦风道:那天你吻了我……为什么不继续……

宋义想不到他已变了问题,或许他已经想到了,至少今天,他应该和这个男孩有个答案。

宋义扭过头看着他,问他:细细一看,你还好看许多。

他笑了,脸上还有有点小一点的酒窝。

他说:我总是处理不好,这些关系。

秦风扭过头,认真的看着他。

宋义笑了,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却像个多情人,可惜又无情了很多。

他问秦风:我数三个数,如果你还继续看着我,我就给你答案……

秦风却看着他,说:一。

秦风好看,纯净,一往无前。他倔强起来,没有人知道,他会有多生动。

宋义明白,秦风比他想象的要坚定的多,要倔强的多,要纯粹的多。他要的答案,就是一个少年想要的。

二。

宋义看着秦风,秦生一字一句,毫不退让。

三。

秦风说到三。

宋义终于紧紧拥上他。他说:不可以后悔了。

秦风报以亲吻。

宋义和他滚倒在漆黑的仓库里。明明外面还有月亮,还有一点星光。这里全都没有的。

这里有宋义和秦风两个人眼里闪亮的光芒。

他们看着对方模糊的,亲近的轮廓,却又闭上眼睛,亲吻在一起。

秦风带着少年气的顽强展现在这场亲吻里,他几乎压着宋义,低低的呼吸却带动这他的喉结也在滚动。

然后被宋义吻到,就握着宋义的手。

还说:你躲什么。

宋义笑着说:躲那些美国佬,没有错吧。

他解开秦风的衣扣,将他压在地面上,他看着他清俊的脸,忽然轻声问他: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宋义想明白了。

他说:这些天,你一直在这里……

他的心中那些闪光和动容都已经融化在窗外的月光里了。秦风像一棵倔强的小树,只由着自己的心意和阳光在长大。

秦风不置可否,却否认说:我在等证据……

宋义说:傻……

他拥抱着秦风,问他:我是怎么害了你呢。

他和他窸窸窣窣的,衣服也解开了。秦风咬了他一口,就咬在他肩膀上。

宋义说:怎么想给你道歉。

秦风还没想到别的,手指已经在他身体了。

他猛喘一下,看着宋义,那神情委屈极了。

宋义却明白,他不会停下。

等他做完,抱着秦风,慢慢进入了少年的身躯。

这个少年终于忍不住哭了。

他也不会大声哭的,他就是个孩子气的倔强起来委屈起来,都五味陈杂到你根本做不了其他。

宋义想要安慰他。

宋义却说:你已经是我的了。跑不了了。

秦风摇头,说:不……不可能。

宋义说:我一直想,我该怎么办呢,把你困在身边,让我想个办法。

秦风只剩下喘息。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迷迷糊糊的,和一个瘦削了几分的宋义吻在一起。

宋义问他: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像我。

秦风问他:像你年轻的时候?

宋义笑他:我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上面这个。

秦风才能思考一些,但足够了,他说:好,你等着……

宋义笑着闹他,傻,你怎么会像我,你比我要好看许多,是不是。

秦风当然不答他,说:下一次……要是……

宋义捂上他嘴巴,说:专心点。

剩下的就只有喘。

等到秦风醒来,天已经亮了。

仓库还是有点暗。

他着衫倒是被整理的整齐,只是扣子也未扣到那么严格,身上盖着宋义的外套,他只觉得昏沉沉。

宋义恐怕又是走了。

他想。

这时候,宋义从一个角落里走过来,轻轻拍拍他的头,问他:想什么呢?

秦风愣愣的望着他。

他的短发都乱了,他很认真的模样,纯真极了。

宋义笑着看着他。

他的嘴边也是有个酒窝的。别人都是甜的,他却不像什么正经人了。

秦风想到这里,也笑了。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