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宋秦】【pwp】【替身梗】【调情肉】无心害你 上

一定要表达一种深层次的爱,这是反派表达爱的方式。一定要,肝肠寸断。还要有肉。要发烧。
………………………………………………………………

秦风想不到,宋义会伸手救他。
这种关乎于人类的本能,就如同他推理的本能。
他忍不住想起宋义穿着一条平角裤,坐在他租的房子里,用一条毛巾擦着脖颈,然后给他一盆冷水,说擦擦?
秦风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本来和唐仁一起裸奔在街头已经够难看,他还年轻,脸皮薄。
宋义也知道他爱潇洒。
最后说,没有淋浴。过两天说不定会下雨,出去洗,又帅又惹女孩儿心疼。
秦风有些结巴,说,不需,要女孩儿
宋义说,男孩?
秦风有点气短,说,我就是男孩。
宋义笑了。
后来时间短暂,他和秦风搞在一起,好像就用了两天时间。
秦风是很难接近的,他其实挺会防备着别人。
他和秦风在一起的时候,是他救了秦风。
秦风挂在那脚底便是深渊的窗户边,秦风的手握在宋义手里。
医生出人意料的,没有将他们三个齐齐推下去。
而后秦风和宋义坐在一起,他握着宋义手里拿着的几节粉笔,粉笔放在证据袋里。
宋义走了。
因为他把粉笔又给了宋义。
你有没有杀人。
宋义说,期望你能来找我。找到你想要的证据。
夜晚,秦风便发烧了。或许是荡在如同深渊一样的窗外,令他已经身染寒疾。
唐仁不知道怎么想,去宋义租的房里,感觉人多好照顾,自己则去看望被医生折磨到底的陈警官。
宋义照顾你啦,他还会做饭。重色轻亲的小唐溜了。
宋义并不在,门却未锁,一切如常,秦风松了口气。
宋义似乎没有远走高飞,更也没有逃的样子。
秦风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七天都在飞速旋转一样掠过大脑。
直到宋义来了,手放在他额头上,听到他含糊的说,怎么发烧了。
一会儿就有人扶着他,,手里拿着水,哄他,说,张开口来,吃药。
他说,宋义,你回来了?
他想睁开眼睛,头痛的不得了,他真的病了。
宋义笑着说,吃药吧少爷。
他就张开口吃了。
水正温,宋义不说唐山话的时候,声音很温和,还有些浑不在意。
一会儿宋义端着盆儿温水,脱他的衣裳。
刚解开扣子,给他挣扎起来了:干什么……他迷糊着拒绝。
宋义拿着毛巾浸了水,不动声色的凑近他耳边,低低说:教你……
秦风的脑子还在转着。
他理解的慢了很多,他觉得他身上很烫,宋义的手已经放在他后背上。
他头上发汗,说,混蛋……混蛋……
宋义给他擦着虚汗,一边笑。
说,让我猜猜,唐仁大概去看陈警官了。能让他把生病的外甥丢在这的,也就如此了。
他凑近秦风,说,今晚,不会有别人了。
秦风还迷糊,药也有了些作用,令他发汗。
宋义脱了他的长裤,将他的衣裳都褪尽,帮他擦身体。
秦风只有呻吟出声。
他的额头上都是汗。
他的腿却很纤细,修长,他的身体都是少年的一尘不染。
可他的身体都被热火一样的手擦遍了。摸遍了。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宋义再一次试他体温时,他攒起力气,拉着他的手,咬住宋义的手指。
宋义另一只手摸着他额头,小声问他,这只手杀过人,怕不怕?
他听到了,咬的更用力了。
可惜他没什么力气,咬的并不疼,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有眼泪从他眼里滚出来。
宋义没有抽开手,他说,怎么非要这么倔。
他笑着问他,逗他,说,我吻你了。
秦风还是如此。不为所动。
宋义低下头,亲吻了他濡湿的发,他亲的很慢,慢慢亲到少年柔软的脸庞。少年松开牙齿,手却拥上他的肩膀。
宋义低下头,吻到了他的舌尖。
这个少年的呼吸都是热的。
他的眼泪是不是也是热的。
他拥着他,这个人已经缓缓睡着了。
他将水倒了,毛巾洗了,自己睡在沙发上。
其实他却睡不着的。
等到秦风醒了,宋义已经走了。
房间里有烧好的水,有退烧药。
有干净清爽的衣服。
秦风穿着他松散的外套,看着沙发旁的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知道这个人,一夜无眠。






评论(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