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很坚强的一个脆弱反派

失去清水失去很多,失去肉失去一切

【锤基】【苹果与蛇】【ooc预警】燃灯的神 上

避开一切细节,算我ooc,没有看全剧,以雷神3为故事背景,试写一个中式的ooc莫名的肉
……………………………………………………………………

索尔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弟弟还会出现在这里,出于一种说不出的莫名心情,他和浩克分享了关于洛基和蛇的故事。
有一天,他变成了一条蛇,我喜欢蛇,我把他抱在怀里,他又变成了洛基,然后捅了我。
那时候的洛基还小,有一双清澈的眼睛,让人没法不去相信,他心底都是好的,纯粹的,可爱。
此刻他的弟弟被锁链捆绑着,自己发笑,或许觉得自己很得意,很聪明,很有趣,又或者觉得那一刀捅在他哥哥身上更有趣,想来还是很开心。
可惜,他的开心有时候是让人猜不透的。
他随时会背叛你,甚至不吝于从背后捅你一刀。相比于此,他更喜欢你看着他的眼睛,然后面对面的,一刀扎在你身上。
一刀在你身上的时候,他并不是很快乐,他分明所有的委屈妒恨都在他眼睛里,那些说不出的恶意也并不使他多快乐,宣泄远比快乐重要。
他的所有不满,可以从索尔身上得到宣泄。
宣泄不快乐,宣泄之后才快乐。
如今他又一次在宗师的身边,做些背叛和玩弄的戏码。他能轻易获得信任,又喜欢蔑视所有人,背叛每一个。
这成了习惯之后,就好像给了索尔一个底牌。
如果你不信任我,你就永远不会被我伤害。洛基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么明示的地步。
大概他知道,索尔做不到吧。
所以在索尔把他电倒在地,看他躺在宗师那些飞行器地板时,其实他不是很意外。
他想,索尔应该可以的,他应该是了解他的。
他的身体里电流在疯狂的流动,也不是很疯狂,那些轻微的伤害其实并不能将他至于何地,他感觉到电流在他身体里流淌,使他动弹不得,他身体颤抖,只能听之任之去混沌的看着索尔。
索尔被他这种示弱般不可置信般的伪装吸引了注意。
他把控制器握在手里,问他,或许你更愿意被铁链捆着。
洛基一句话也不说,他的身体在颤抖。他随着电流的入侵在抖动。
索尔把控制器向他手里放,他不确定他的手是不是还能握住什么,他想试试。
他拿起的洛基的手,可能也是在一瞬间。
啊!洛基惊叫了一声。
没想到吧,这里还有一个按钮,可以控制电流的大小。索尔轻轻把控制器丢到一边,问他这个喜欢挑战一切的弟弟。
你的幻术可能用不到我身上了。索尔看着这个还在精心算计的弟弟。
他把他的手轻轻放在他的眼睛上。
他知道他的幻术还在,他已经没有力气收手了。
不。洛基喃喃道。他的喘息声有些入耳。
索尔拾起控制器,把电流又调整成温和的,无论如何,他的弟弟现在已经不能抵抗这些其实并不是那么强烈的东西了,他只能对抗自己了。
洛基陷入到自己的幻术里。
他想抵抗,可惜,他做不到了。
他感觉到周身变得轻盈,他身体里的电流在一点点流逝,那些控制他的,不能解脱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他想要站起来。他好像可以站起来了。
可是好像哪里不对。
那些流逝着的,消失着的电流又慢慢的向他靠近,一点点向他聚拢,他发现他依旧动不了,只能慢慢的等待。
等待不需要太长,他颤抖着,感觉到那些电流又游回到他的身体。
并不是电流,而是一条条小蛇。一点点的探寻着他的身体。
轻轻的从他的指缝和脖颈往里游走,如同光线,如同藤蔓,如同伊甸园里的诱惑亚当与夏娃的蛇。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他喃喃道。哥哥。
索尔其实很期望洛基能和他并肩作战,可惜他却不能拿他的子民做赌注,倘若是自己,他宁可洛基在面对面捅自己的刀。
可他热爱的家园要被毁掉,这都是他不能承受的赌博。
当他看到洛基带着飞船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事,他恍惚觉得,他的弟弟,一直在遗失信任,又给他新的信任,在他再一次摧毁这一切之前,又是那么可贵。
他深感到心中温柔,不去思考往后是最好的状态。
眼睛的痛苦并不能代表什么,即便被海拉刺伤眼睛,他也并不觉得失去了什么。
他让洛基去引发诸神黄昏,他为了子民选择不相信洛基,把他留在宗师那个怪异又恢宏的飞行器保存场。这一次又为了子民,让洛基去做一件他决定不可以出错的事情,甚至忘了去想洛基会不会这样做,会不会背弃他。
交付信任,永远都是那么美妙。
更为美妙的是,洛基真的去做了。
他坐在飞船上,忽然开始想念洛基。开始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他的弟弟,也并不是诡计之神,他只是一个会委屈会闹脾气的孩子。
正当这个时候,洛基出现了。
他张开口,跟他讲,如果你在这里,我想拥抱你。
洛基回答他,我在的。
他几乎激动,洛基走过来,向他张开双臂。
他伸开手,几乎一瞬间,洛基在他眼睛消失了。
一条绿色的小蛇正在他脚下,他忍不住问,洛基,做什么?
那条小蛇沿着他的腿脚,一点点游进他的裤管,一点点游移,并不是冰凉的身躯,而是温热的,带着火星的挑拨。
他忍不住喘了口气,然后惊慌的问他,洛基,你要做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点点缠绕着他的游走,每一点的前进都在他身上生起火苗。
令神生出火花,令火花点燃绽放。
出来,洛基!
小蛇当然不会回答他,他游动到他的膝弯,再穿行过他精壮的腿,缓缓移动到他的肚脐,他的每一下,那蛇的信子都温热又冰冷的给他致命的考验,他穿行进他精壮的身躯,路过他胸前的红心,在心脏的左侧,缠过他的热情之源,如同亲吻伊甸园那颗苹果。
洛基!
回答他的,只有蛇的信子在他的脖颈。
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做,应该把他从身上拽下来,狠狠地丢在地上?
他做不到,他以前如何,现在几乎做不到。
他那个骄傲的弟弟,诡计多端的,小恶魔般的弟弟,缠绕着他的弟弟。令他失望,令他难过,令他哭泣的弟弟。
小蛇从他唇边滑过,消失了。
洛基又出现在他面前。
我想,当我躺在那个仓库的地上的时候,我想到了对付你的方法。我了解了你。
洛基笑着说。
索尔还没来得及发火。
洛基说,你是邪恶的,你比我邪恶的多。
他笑着,他挑战索尔的时候,喜欢面对面,用刀子扎进他的身体,他的眼睛里是妒忌痛恨委屈和失望。又是多么痛快。
这一次,他没了那种眼神,他眼睛里是童年的纯粹,一尘不染,又是不屑和蔑视,他笑着看着索尔。
你想要我。你想得到我。他笑着说。
他看着索尔,那不是自信,他甚至带着一种怜悯。一种纯净。那个美丽的,神明,幼年的天真,在他眼里流动,可是,他是诡计之神,他的天真里都是报复和算计。
没什么,比这个,更有趣的了。他说。
如果我们的父亲还活着,我真想知道,如果我要你得到,他会怎么样。
洛基看着索尔,如同窥看了他最深处的秘密。他的仇恨一下子都变得如同流动的水,正在奔涌着流出水坝。
他走过去,亲吻了索尔,在索尔推开他之前,他紧紧的抱住他,他仿佛重新变成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低声呼唤着,哥哥。做你想做的。

评论(5)

热度(90)